再看我一眼【铮容容】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杂食,关于江澄的cp几乎我都产,喜欢我的记得避雷

按时更新?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王牌咸鱼选手】

千金难买我高兴

诸君随意

翻了一遍我以前产的粮


都好劣质啊(இдஇ; )


哭辽


考完试了(๑>؂<๑)


真的好艰难,考试前四天被流感攻击了(ಥ_ಥ)


睡了四天,在考试那天早上烧退了\^O^/


现在放假了,没有人可以管我了!!!✧٩(ˊωˋ*)و✧


【all澄】征婚启事

哈哈哈又是我哈哈哈订了三点钟的闹钟起来为你们更文感不感动!??!

(一)

江澄最近受到了点刺激。

他家妃妃找到另一半了。

……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狗都有对象了他江澄还没有!!!还不如一条狗!!!

这是活得极其失败的表现!!!!

在强烈的嫉妒心的驱使下,江澄发布了一条征婚启事。

(二)

云梦江氏江澄江晚吟,现求一名温婉贤惠,善良大方,端庄优雅,亲和有礼的世家仙子。

(三)

整个修仙界都不好了。

(四)

江澄!!!!就是那个传说中十七岁独自扛起云梦江氏家产过亿今年二十八佩三毒使紫电一身紫衣柳眉杏目长的超帅是无数仙子梦中情人的江澄!!!!

麻麻我要嫁他!!!(=゚Д゚=)!!!(っ °Д °)っ!!!(;゚Д゚)!( ゚д゚ )ლ('꒪д꒪')ლ!!!

以上是来自大约两千多名仙家小姐姐的呐喊。

(五)

很快仙子们都绝望了。

围在宗主身边的那群男人们你们要干什么??

难道我们得跟一群男人抢男人???

(六)

夷陵老祖魏无羡就不说了,与江宗主竹马竹马,从小情深义厚,插科打诨不在话下,抢(sao)不过(sao)抢不过。

泽芜君蓝曦臣那更厉害,满嘴情话把江宗主哄的一套一套的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款款温柔比女子还贤惠,抢不过抢不过。

含光君蓝忘机欧呦可不得了,别看人家冰山脸不会说话,可办事时妥妥的男友力爆棚,江宗主就好这口,抢不过抢不过。

敛芳尊金光瑶啧啧啧,与江宗主一同抚养金如兰,套路深不可测,鬼知道他们孤男寡男的在每一个睡不着的夜晚里会干些什么,抢不过抢不过。

(七)

经过一次次精密的计算后,仙子们发现她们毫无胜算。

……

算了算了,那就站cp吧。

“我站羡澄!!!羡澄大旗永世不倒!!!!”

“放屁!!!!曦澄才是世界的珍宝!!!!我爱他们!!!”

“含光君快上了江晚吟!!!是男人就*哭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干他!!!【失去理智】”

“敛芳尊你不能输!!!!我们挺你!!!!”

……

“那个……要不我们站all澄?”

“……”

“……”

“好主意!!!!5p玩起来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压含光君器大,夷陵老祖活好!!!!”

“敛芳尊你快把你的手段拿出来啊!蓝曦臣你这时候就不要再装什么谦谦君子了!!!上啊!!!”

#目睹由舅妈党变成all澄党的全过程

(八)

“师妹~你都有我了为什么还要发征婚启事呢?我不能满足你吗?”

“晚吟,我看我哪方面都符合,考虑一下我?”

“……罚。”

“江宗主,我们今天晚上就来好好探♂讨♂一下征婚内容吧~”

【羡澄】 此生不换

@落心雪 你点的乡村爱情故事梗鸭~请注意查收~


【完全ooc预警】


(一)


入冬了。


江澄手捧着一个暖炉坐在门栏上,微微眯了眼,慵懒的像只猫。


想他嫁给魏婴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凉意逼人。


如今算来,他已与魏婴成亲,呃……嗯……几年来着?


还不等江澄扳着手指仔细算算,一件黑色的外袍便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江澄的鼻尖。


竟是该死的熟悉。


随之而来的还有魏婴那从来没变过的,如同醇酒般让人发醉的轻佻语气。


“娘子,穿这么少出来,是想找病受吗?”


江澄翻了个白眼,正脸都不给魏婴一个。


魏婴也不恼,笑嘻嘻的坐在江澄旁边,继续说道,“瑖儿睡了吗?”


“托你前几天给他讲的鬼故事的福,现在他每天都早早的去睡觉。”


“我厉害吧?”魏婴低笑了几声。


江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吓个小孩子有什么厉害的。”


魏婴笑着,把江澄的手揽过来放在怀里。


江澄闭上眼。


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都不会腻的吧。


(二)


十年前——


“江澄,嫁给我吧!”


“滚。”江澄快速的给了回应。


魏婴笑嘻嘻的把一枚戒指套到了江澄的手指上,重重的吻了一口。


五年前——


“江澄~嫁给我吧!”


“滚。”江澄头不抬眼不睁的忙着手中的棉袄。


魏婴端着一碗鸡汤坐在旁边,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要给江澄买个手套。


一年前——


“江澄,嫁给我吧!”


“滚!”江澄在灶台前又是切菜又是洗碗,忙的看都不看魏婴一眼。


“你让瑖儿去打瓶酱油回来!”


“看见了吧,你娘亲当年就是这样拒绝我的。”


魏婴笑着朝魏瑖眨眨眼,掏出来五文钱给瑖儿,嘱咐道,“早去早回啊!不准在路上玩!”


(三)


江澄本以为,跟了魏婴这样的人,会过飘忽不定的日子。


结果魏婴刚把他接过门,就老老实实的买了十亩地,盖了两层小楼,过的踏踏实实的。


你不是最向往远方吗?


江澄曾经这样问过魏婴。


魏婴想都没想,回答道,


你就是我的远方啊。


【完】


点梗嘛?

【只限前两名哦(´-ω-`)快期末了嘛】

【剧情说的尽量详细一点吖不然我会跳过你的】

cp在tag里

年终总结

写了这么久的文,第一次想回头看看。


还记得是五月一号,我第一次接触了这个软件,发表了我的第一篇文章,获得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小红心。


没有人看见我那天抱着手机笑的像个智障的样子。


七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喧喧闹闹一路有笑有泪,也走下来了。


我会继续努力的。


新的一年,请大家多多指教。


【曦澄】三天

@璃沫💋


(一)


“蓝宗主……”


医师的声音压的极低,仿佛这样就能掩盖住这个消息给蓝曦臣带来的痛苦。


“江宗主他……只剩最后三日了……”


(二)


“蓝曦臣。”江澄披着一件厚重的外衣倚在床头,表情竟是意外的轻松,“实话告诉我,医师是怎么说的。”


蓝曦臣低着头,手紧紧的抓住衣袖,力气大到指节发白。


江澄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就剩……”蓝曦臣吐出两个字,声音哑的吓人,“就剩三日了……”


“三日。”江澄喃喃着,若有所思的闭上了眼。


“晚吟。”蓝曦臣抬头,脸上泪水斑驳。


“真的无毒可解吗?”


“这话好像应该是我来说。”江澄眼里带了点笑意,缓缓说道,“三日离的毒,你何时见过能解?”


“我……”蓝曦臣顿在那里,痛苦与不舍交错着。


“我刚才就在想,”江澄闭着眼,声音里带着从未见过的活泼,“既然就剩三天了,不如我们就去过我们想过的日子吧!”


说着他睁开了眼,眼睛亮晶晶的,仿佛藏着满天繁星。


蓝曦臣一时看呆了,这样的江澄是他从未见过的。


“我们隐居在一片谁也不知道的山林里,就我们两个人。”江澄语速极快的说道,“白天我们打柴,捕鱼,捉鸡,晚上我们就看月亮。我给你烤鸡吃,你绝对没尝过。”


江澄说话时笑得那么开心,像一个少年。


“我就是江澄,你就是蓝涣。”


【第一日】


江澄看了看手腕处蜿蜒的黑线,毫不在意的拉了拉袖子,转头对还在青石上的蓝曦臣大喊着,“喂!你再不走我可就要抛下你了!”


蓝曦臣扶着腰笑得无奈,心里想我家晚吟真有活力。


“晚吟先走,我一会就追上去。”


江澄不满的啧了一声,三两步跨到蓝曦臣身旁,伸出手。


“我扶你。”


蓝曦臣愣了一秒,随后笑得眉眼舒展。


“那就,麻烦晚吟了。”


把手伸过去,十指相扣。


——


多想就这样和你一直走下去。


不要有尽头。


【第二日】


江澄皱着眉,努力提着领子,试图把已经蔓延到脖子的黑线遮住。


折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江澄撇撇嘴,问正坐在自己身旁烤火的蓝曦臣,“你不嫌弃我丑吧?”


“怎么会。”蓝曦臣笑着望向江澄。


“那就好。”江澄心满意足的坐到蓝曦臣旁边,接过他手中的烤鸡,说道,“今天累了一天,又爬山又玩水的,是该犒劳犒劳肚子了。”


“早就想尝尝晚吟的手艺了。”蓝曦臣的微笑如三月春风,眼神如秋水潺湲,火光在他脸上跳跃着,带着神秘,让人无法自拔。


江澄心跳漏了一拍,慌忙低下头去专心烤鸡。


酒足饭饱后,江澄窝在蓝曦臣怀里,数着蓝曦臣骨节分明的手指。


数着数着,江澄的眼皮就抬不起来了,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火光渐渐暗淡了,蓝曦臣亲了亲江澄的额头,低声说道,“晚吟睡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那就……”江澄迷迷糊糊的说,“明天见……”


“明天见。”蓝曦臣轻轻说道。


火堆最后一点余温也消失了,月光静静的撒下来,照着两人。


听着怀里人均匀的呼吸,一滴泪顺着蓝曦臣的脸颊缓缓流下。


“晚吟。”


“晚吟……”


蓝曦臣低低的喊着江澄的名字,仿佛这样就可以把他留下。


“明天过后就要和你永别,”


“我如何舍得。”


……


“舍不得……”


——


唯有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我才会把那可怜的委屈与痛苦表现出来。


【第三日】


“不许哭。”江澄捧着蓝曦臣的脸,以无比认真的口吻说道,“你要敢哭,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嗯,我不哭。”蓝曦臣的嘴角依旧是那个完美的弧度,眼里却闪着点点泪光。


“趁早找个好姑娘家,把我给忘了。”江澄继续说道。


“我不答应。”蓝曦臣握住江澄的手腕,眉眼间的温柔将九天的冰川都融化了去,“你永远在我心里,无人可及。”


“那好吧。”江澄眨了眨眼,毒素已经蔓延到了眼睛,使他有点看不清面前人的容颜,“那我提最后一个要求。”


“你提。”


“在我死后,”江澄笑弯了眼,“把我葬到云深不知处吧。”


“……好。”


江澄满足的笑了笑,俯下身去吻住蓝曦臣。


含糊不清的一句承诺。


“我爱你。”


却刻骨铭心。


——


这三日,仿佛一场春秋大梦,却又长的,像我的一生。


看见没,这是我闺密,最好最好的朋友


╭( ′• o •′ )╭☞ @璃沫💋


脾气真的超好,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任性的包容


为了我还专门下载了lofter


爱你,坐我后面的,璃沫


若卿不弃,吾定誓死相随


记录生活

【每天都是被爱着的一天呢】

【感动到哭】

【别管我,让我哭一会】

【all澄】若是你(一)



这他妈是一个大坑!!!!

 
 

就是江晚吟变成女的了!!!!!

 
 

(1)

 
 

你随手给我的东西,我都一件不落的好好收藏起来了。

 
 

你托付给我的真心,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忽视。

 
 

我——

 
 

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2)

 
 

“金凌!”

 
 

清晨的莲花坞里像签到似的,准时响起了江宗主的怒吼——

 
 

“今要敢天踏出莲花坞这个门,你就别回来了!”

 
 

可世人皆知,江宗主从来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放狠话时放的比谁都凶,可真正下手的没几次。

 
 

“就不!”

 
 

略带些稚嫩的声音像赌气般的响在怒吼之后,随着一阵“哒哒哒”靴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莲花坞里恢复了平静。

 
 

过了一会儿,门生们说说笑笑的继续完成自己手上的活儿,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没有人看到,三毒圣手江澄江晚吟,此时正目光呆滞的坐在椅子上,身上的戾气荡然无存,宛如一个布娃娃。

 
 

苍白的嘴唇无力的动了动,终是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他不断的告诉自己,金凌长大了,不需要人管了,能力也够了,可以保护自己了。

 
 

可江澄还是怕。

 
 

怕金凌在一个转身走出自己视线之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父亲,母亲,姐姐,魏婴,都是以这种方式,把他自己一个人留在了莲花坞。

 
 

这一留就留了一生,却不见一个人回来。

 
 

江澄突然感觉到了疲倦,铺天盖地的,仿佛要把他淹没。

 
 

他缓缓站起身来,想着还有公文要批。

 
 

勉强撑着走到门口,腿一软,便扶着门框软软的倒了下去。

 
 

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接住江澄的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怀抱的主人还用手臂坏住了江澄不堪一握的腰,热度透过薄薄的衣物传到他的肌肤上。

 
 

亲昵的动作使江澄清醒了几分,他努力睁开眼,费力的挤出一句,“别碰我,滚。”

 
 

谁知那人的动作没有收敛,反而缓缓凑近江澄的耳尖,慢悠悠的说道,

 
 

“江宗主,想不想换一种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