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我一眼【铮容容】

既然在你辉煌之时慕名而来,就不会在你饱受非议时离开


我叫铮容。グッ!(๑•̀ㅂ•́)و✧
叫我铮容容就好啦!

墙头真的超多

吃all澄


一直很想写正经文章,但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

就沙雕了(´;ω;`)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我这里评论自由,只要你讲道理,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没什么可说的了,诸君随意

理直气壮的澄哥√

从今天开始我要尝试当画手了!

鼓掌!!【呱唧呱唧(划掉)】

【羡澄】香囊(后续)

中秋贺文来不及写了,就拿这个顶一下吧

💜这颗紫色的心代表着我爱澄哥

开始!

(一)

只要是在清谈会上见过江宗主的人,都会发现他身上一个奇怪的地方。

江宗主身着华贵而繁琐的宗主服,腰间却别着一个破破烂烂到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香囊。

于是便纷纷猜测起来:

“要我说,这肯定是那个女子送给江宗主的,以表心意呢。”

“那这江宗主可真是痴情,看那香囊得有好几个年头了。”

“怪不得江宗主一直未娶,原来心中早已有人了啊!”

……

奇怪的是,一向对这些流言蜚语极其厌恶的江澄,这次却充耳不闻。

于是众人的猜测更加大胆:

“我看呐,那香囊的主人早已不在了吧……”

“对,睹物思人呀。”

“那江宗主岂不是……”

……

江澄笑了笑,依旧没有管。

他们怎么知道,那香囊对于自己的意义。

这香囊可是定情信物,是他的好师兄来娶他的重要凭据。

哪怕说出这个承诺的人早已经死了十三年了。

江澄一直在绝望中充满希望。

他一直坚信,希望是会到来的。

果真如此。

(二)

“好师妹……你怎么这么痴情?”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似乎未改半分,只是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我只是看这个香囊好看罢了。”江澄不自然的扭过头。

那天江澄像往常一样坐在案桌前发着呆,突然有人推门而进。

“不知道进来前要先敲……”江澄皱着眉刚想呵斥,却被那人突然的动作和萦绕在鼻尖的香气硬生生憋回去了后面的话。

江澄实在不能再熟悉这个气味了。

小时候魏婴喜欢把薄荷和莲花香一起抹在身上,味道大的很,为此江澄还嘲笑了魏婴两天。

谁知道闻着闻着,就闻习惯了。

魏婴死的十三年来,江澄不闻这这个味道,根本睡不着。

“晚吟……我回来了……”

(三)

江澄十指扣着魏婴的手,坐在坞湖旁的一个小亭子上。

“师妹……你要把我手勒断了。”

“忍着。”

魏婴,幸好你只是迟到,不是旷课。

中秋怎么又到了……

哪里来的这么多节日……

贺文……

我他妈一个字都没动……

这是要变成咸鱼的节奏……

正在思考要不要转行当画手……

【羡澄】香囊

@奈何晓桃  @奈何晓桃  的点梗

“好师妹,猜猜师兄这次出去给你带回了什么好东西呀?”魏无羡吊了郎当的拎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笑嘻嘻的说。

“滚。”江澄刚被虞夫人骂了一顿,心情不好到了极点。

“别这样嘛~”魏无羡围着江澄走来走去,晃动着手中的袋子,“这次师兄带回来的东西你肯定喜欢。”

“……什么东西。”江澄忍不住看了魏无羡一眼。

“当当当!”魏无羡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香囊,脸上笑意不减,“这个香囊呢,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师妹你好好保存着,将来我娶你就靠这个了!”

“滚!”江澄恼羞成怒的抓起旁边的砚台就要朝魏无羡砸去。

“我滚滚滚!”魏无羡嬉皮笑脸的将香囊放下,溜出了门外,还不忘又探出头来喊了一句。

“师妹!”

“送你香囊!是代表着我们永结同心!”

永结同心。

江澄握着那个已经破破旧旧,沾满血污的香囊,无力的笑了笑。

“香囊我还留着呢……”

“你怎么不来娶我……”

“魏无羡……”

江家为魏无羡所付出的代价:

上任江家宗主江枫眠及其妻虞紫鸢性命

宗主长女江厌离及其夫金子轩性命

金如兰幼年失怙

莲花坞大半被烧毁

一千五百余条人命

现任江家宗主江晚吟金丹一颗

江家再无旁支


魏无羡,你还不起。





【嗷呜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个整理,刚才又去翻了一遍原著,哭死】

【曦澄】无题

这里先交请假条一张,以后三天我会消失

 @补刀团长金钟大 

(1)

“江,江公子,送,送给你。”

蓝曦臣张红了脸,把自己缝了两个晚上的小布兔子递给江澄。

饶是蓝曦臣再心灵手巧,做女红也不能称得上好看。

就像这个布兔子一样,眼睛缝的歪歪扭扭,好几处线头都露出来了。

就在蓝曦臣以为江澄不会接的时候,手上突然一轻。

江澄拿着那个小布兔子,饶有兴趣的转了几圈。

然后对着蓝曦臣展颜一笑。

“谢谢曦臣哥哥!”


(2)

“阿澄,这个小兔子好好看啊。”江厌离笑眯眯的指着江澄床头那个小布兔子,问道,“能不能送给阿姐呢?”

“不能!”江澄赶紧抱住那个小布兔子。

“那是哪家小仙子送给阿澄的吗?”江厌离继续问道。

“嗯,算是吧。”江澄想了想回答道。

江厌离看了看江澄的表情,心中已经大致了然。

“那阿澄可得好好保存。”江厌离笑着点点江澄的鼻尖,“那可是你们俩的定情信物呢,那小仙子虽不善女红,但看得出来是个极其用心的。”

“阿澄把她娶回门来,可要好好对她啊。”


 (3)

 “舅舅!这个小兔子好丑啊!”金凌把玩着从江澄房里翻出来的小布兔子,嘟囔着。

江澄瞟了一眼那个小布兔子,瞳孔猛收。

“臭小子,不许玩这个兔子!弄坏了怎么办!”江澄赶紧从金凌手中夺过那个小布兔子。

“好凶.......”金凌嘟着嘴,心中却奇怪平日里素来大方的舅舅怎么今日这么反常。

等金凌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江澄才看向手中这个已经微微发黄的小布兔子。

沉默不语。


(4)

“哎,这是什么?好丑的兔子。”

“管他的呢,全放进去一起烧了吧,已死之人的东西终归是不吉利的。”

“唉,说起来这江澄江宗主也是可怜,才过而立之年不久呐,却.......”

“一边管江家,一边管金家,能活到这个岁数才是老天开眼呢。”

“那.......”

“走吧走吧,那只兔子你愿烧不烧!”

“哦.......”

待小布兔子已经全变成灰烬时,一道身影才从角落处走出。

他全然不顾那灰烬会染脏他那素洁如雪的衣袖,跪坐下来。

轻轻捻起一点那个小布兔子最后留在这个世界的痕迹,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淌下来。

沉默依旧。

突然的脑洞

江澄缓缓凑近,眉目间染上了几分寒霜。

温热的气息吐在你的耳垂上,却让你不寒而栗。

只见他开口道,












“说我是受的人,尸体早就凉透了。”





【曦澄】于你

关键词:毁誉

@曦澄深夜六十分  @氪咳嗑 

我不知道该具体艾特哪个,打扰了致歉

 @补刀团长金钟大 

(一)

毁誉在人,得失不论。

这个道理,江澄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也是一直这样做的。

不论世人如何评判这个阴狠毒戾的江宗主,江澄都一直坚持自己。

他只相信自己,不相信任何人。

直到,他遇见了蓝曦臣。

(二)

江澄第一次浅薄的了解蓝曦臣时,很简单。

那时还是少年,按捺不住性子。

江澄同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里闲逛,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蓝曦臣的寝室前。

魏无羡怂恿江澄进去看看。

江澄也不傻,非拖着魏无羡才肯进去。

悄悄争执了一会儿,两人便默契的同时开锁。

毕竟世家五公子之首的房间,简直不要太有诱惑。

打开门之后,不出意料的是一片素洁。

两人摸索了一阵,突然,江澄发现了一道暗门。

虽然有点侵犯个人隐私,但奈何好奇心实在控制不住。

江澄轻轻推开暗门,入眼便是一张与真人同等大小的画。

画上的,正是江澄。

柳眉杏眉,明眸皓齿,笑意流连。一身紫衣衬得画中人身姿挺拔,如同傲立山巅的雪松,明明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

“啧啧啧……”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的魏无羡摸着下巴,阴阳怪调的笑道,“蓝曦臣真是画工了得,跟真人比几乎分辨不出来。不过,一个大男人寝室里放着另一个男……”

画还没说完,魏无羡便被重击。

“啊!!”

江澄甩了甩手,别过脸来掩饰涨红的耳尖,骂道,“魏无羡你不要太过分!话不能乱说!”

“嘶……”魏无羡痛的折腰,双手捂住肚子,咬牙切齿道,“江晚吟你下手也太重了些吧!”

“活该!”

那时候的天空总是很透蓝,像块无暇的蓝水晶。

那是江澄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在别人心中的毁誉。

也是江澄第一次了解蓝曦臣。

(二)

再见之时,已是乱葬岗围剿之后的事了。

江澄满身血污,神智有些错乱。

魏婴还活着。

魏婴是不会去修鬼道的。

魏婴会回来的。

江澄想着想着,眼泪就顺着脸颊缓缓流了下来。

一个人,走到了江澄的身边,替他擦干了眼泪。

蓝曦臣。

江澄抬起哭得有些迷离的双眼,望向那个依旧似仙般的人物。

脑中只有唯一的想法。

我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了。

(三)

时光会改变很多东西,包括人的性格。

其实蓝曦臣一直在想,就算所有人都在指责江澄,他也会去凭一己之力去维护江澄。

维护江澄那脆弱的自尊心。

江澄江宗主,是世人口中的狠毒阴鸷,是蓝曦臣眼中的明媚少年。

从未变过。

仅此而已。

(五)

毁誉在人,得失不论。

呐,自拍

【太丑了,小可爱们取关随意】

刚才拿红笔和黑笔画了几道假伤疤想去吓吓铮北


结果他看到之后


就把我一个月的零食都没收了!!!!QAQ


我有画的那么逼真吗????



我不要铮北那个大猪蹄子了!!!!哪个小可爱小天使快把我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