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我一眼

我叫铮容。グッ!(๑•̀ㅂ•́)و✧
专业写文,主更曦澄
文笔辣鸡
目前因为欠债而逃亡中
喜欢我的,在这里大声表白你们
实在看我不顺眼的,冲我来,别对我的粉丝说什么,喜欢别人没有任何错
欢迎来勾搭我(。・ω・。)ノ♡

@不语三番 ԅ(¯ㅂ¯ԅ)我喜欢她
@铮容 我的小号

没什么可说的了,诸君随意
∠(`ω´*)敬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刚写完的文手残点了粘贴结果全都没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详去世】

所以……我的意思是,明天晚上再发文吧

我突然之间有个脑洞,就是澄澄瞎了【自动呼叫晓道长】

你们要是觉得这个梗带感我明天就写,大概下午发。

因为是曦澄所以私心的打个tag,致一下歉ԅ(¯﹃¯ԅ)

魔道报刊

二零一八年第三期

标题:大哥,今天的敛芳尊长高了吗?

副标题:身高不一样怎么谈恋爱?本期揭晓……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记者铮容,每时每刻,为您报道。

今天我来到了清河不净世,准备采访一下赤峰尊和敛芳尊。

刚摸到墙根,就看见这俩人在一起散步了。

啧,恋爱的酸臭味。

我被铺面而来的甜糖晃得睁不开眼,稳稳心神,决定开始采访。

“赤峰尊,敛芳尊。”我跳出来,“我叫铮容,是名记者。”

“记者?”金光瑶摸了摸下巴,“你来干什么?”

“想采访一下赤峰尊和敛芳尊的婚后生活。”

“哦,是……哎哎大哥别拉我!疼!”金光瑶刚想回答,就被聂明玦拉走了。

“我们不接受采访。”

“不要啊大哥!”眼看今天的采访要做不成,我赶紧抱聂明玦的大腿,“你们不能走啊!我好不容易来一趟,要是不能采访的话,我就没有小红心和小蓝手了!我就要露宿街头了!”

这一抱,我才发现我只到聂明玦的……腰。(自爆身高,一米四七)

金光瑶可能第一次看到比他矮的人,便对我说:“铮容姑娘,想采访什么?”

“你们夫夫婚后的生活!”我兴奋的说。

“嗯……我夫君器大活好算吗?”

“算算算!”我赶紧记下来。

赤鸡,太赤鸡了。

“大哥还天天领着我去散步。”

“大哥还天天给我吃好吃的。”

“大哥还天天亲亲抱抱举高高。”

“大哥……”

金光瑶的语速太快,我只听清了前几句。

聂明玦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

“阿瑶很乖。”

好吧,这口狗粮我干了。

我是记者铮容,下期再见!

算算时间,我已经入曦澄坑两年啦!

记得刚上六年级的时候,闺蜜给我推荐了一本小说。对没错,就是《魔道祖师》。

当时的我很抑郁,因为家庭的原因,我甚至想过要自杀。

《魔道祖师》我很疯狂的看了几十遍,因为那是我第一套小说。在此之前,我的生活里什么都没有。

书里的人物我都很心疼,看着江澄更是看到了我自己(我也姓江嘿嘿嘿),他的家庭和我很像,但不同的是,我的父母可能至死都不会再看对方一眼。

小时候的我便是在一个极度压抑的环境中,自己缩在角落里写写画画。

而且我为了让爸爸回来看看我,我会在他面前表现的很开心。

尽管我并不开心。

闺蜜都说我像个带面具的娃娃,活在黑暗里,却笑的很阳光。

母亲的情绪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她总是阴晴不定的,上一秒笑脸相迎,下一秒巴掌就上来了。

直到我喜欢上了曦澄这对cp。

我喜欢的什么事物,我会把我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上面。

我想象着屏幕那端的你们会微笑着看完我的文,觉得很开心。

起先写文是在百度贴吧,写了将近一年多,闺蜜让我去尝试一下lofter,我去了。

在lofter写文的这短短两个多月,我很高兴。

在这里,我收获了喜欢我的小可爱们,还收获了和我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

我会继续努力的。

新的一天,也要加油呀。

梦中梦

金凌又做那个梦了。

梦中,舅舅拿着故事书给他讲睡前故事,小叔叔在一旁选给他选明天穿的衣服,大舅冲了三杯茶,对他笑着眨眨眼,说,“等你睡了我们就围炉夜话哦。”

金凌缓缓睁开眼,天刚刚黑,他睡了一个很长的午觉。

四周没有人,跳动的烛火显得有些孤独。

没有一个人。

金凌眼眶渐渐红了起来,他不想呆在这个地方。

“舅舅……”

“大舅……”

“小叔叔……”

没有回答。

金凌把腿屈在胸前,努力想把身子卷缩起来。

“哟,我们才出去一会儿就哭起鼻子来了?”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金凌猛然抬头。

果然,是魏无羡,他身后还跟着小叔叔和舅舅。

“呐,你不是说想要新的故事书么?我买来了。”江澄手中提着一袋书,眉眼难得的舒展开来。

“还有阿凌一直吵着闹着要的小外套呢。”金光瑶笑着从随身带的乾坤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外套。

“也有牛奶哦。”魏无羡嘴角勾起,晃了晃手中的瓶子,“睡前喝。”

金凌破涕为笑,跳下床来想拉他们的衣角。

拉不到。

金凌猛然惊醒。

摸了摸脸。

泪流满面。

魔道报刊

二零一八年第二期

标题:同学,这个是你掉的金凌吗?

副标题:小树林里两个年轻的身影,两大家族不可告人的秘密是……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记者铮容,每时每刻,为您报道。

今天要采访的依旧是云深不知处,采访的对象是蓝思追蓝公子。

这里插播一条新闻,据可靠人士称,上期报刊发表后,云梦双杰至今还没有下床。

好,言归正传,开始采访。

蓝思追正在我的不远处喂兔子,这画面真是美不胜收。

“思追公子,你好!”我凑上去打招呼。

“你好。”蓝思追抬起头来微微一笑。

“我叫铮容,是一名记者。”我掏出笔和本,“我想采访一下你。”

“好。”蓝思追拍了拍衣摆,站起身来,“你想采访些什么呢?”

我这才发现蓝思追比我整整高出一个头来。

“哦哦,就是关于你心上人是谁这个问题。”

“这个啊……”蓝思追歪了歪头,表情突然变得很柔和。

“蓝思追,你和一个没头发的人说什么呢?”一道少年的声音插入我们的对话当中。

没头发……

我摸了摸自己只到耳垂的短发,心中止不住的怒吼。

你才没头发,我不就是头发短了点嘛,至于这么眼瞎?

但当我看清来人后,非常不争气的笑了。

来者正是兰陵金氏的金凌小公子。

“这个……金公子,今年的六月一号之前,我还有一头及腰的长发呢。”我笑嘻嘻的搓着手。

“我不想知道这个。”金凌烦操的一挥手,“我想知道的是,你刚刚在和蓝思追说什么?”

“哦,我是一名记者,名叫铮容。刚才在采访思追公子。”我晃了晃手中的本子。

“采访的什么内容?”金凌感兴趣的问。

“额……是关于思追公子心上人是谁的问题。”

“他的心上人当然是我!”金凌拉起蓝思追的手,“你让我舅舅知道,我就是喜欢蓝思追!”

哦哦哦,这句赶紧记下来,还要划线标重点。

今天的魔道报刊就算不要钱也得给江宗主送去一份。

我是记者铮容,下期再见!

【写稿子不易,给个小红心很小蓝手呗⁽˙³˙⁾◟(๑•́ ₃ •̀๑)◞⁽˙³˙⁾】

魔道报刊

二零一八年第一期

标题:朋友,云梦双骚了解一下

副标题:云梦双杰为何突然出轨?是人性的丧失还是……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记者铮容,每时每刻,为您报道。

今天我们要来到姑苏,采访一下蓝家主母和蓝家二少奶奶。

啊,我看到蓝家主母了!他旁边肯定有蓝家二少奶奶!

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的墙角下蹲着云梦双杰。

“呃……您好!我是一名记者,我叫铮容。”我小心翼翼的说。

江澄扫了我一眼。

倒是魏无羡很热情的招呼我,“铮容姑娘啊,来来来,这边凉快,一起蹲着吧。”

“啊,不……”我摆着手。

“过来。”江澄不耐烦的打断我的话,朝我招招手。

“江宗主您真像个攻。”我走过去蹲在云梦双杰中间,由衷的赞叹道。

“什么叫像,我就是攻。”江澄一扭头。

那江宗主你告诉我您脖子上遮都遮不住的红草莓是什么?是您失忆了还是我眼瞎了?

当然,以上那些话我是不敢说的,所以我只好附和一下:“是是是您说的对。”

“对了,铮容姑娘,你不是记者么?你来采访谁啊?”一旁毫无形象,大敞双腿蹲着的魏无羡开口问道。

“哦哦哦,差点忘了。”我赶紧从小包包里掏出小本本,拿出小笔笔,“我想采访一下云梦双杰。”

“咦?你想采访什么?”魏无羡挑挑眉。

“就是您对您的夫君有什么意见?”

“意见特别大!”我左边的江宗主突然激动的喊起来。

“嘘——”魏无羡对江澄挤眉弄眼,“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

“哼。”江澄一撇嘴,接着对我说:“以前的我,最希望在做完了之后可以对蓝曦臣霸气的说一句‘你行不行啊,我还要’。可我悲剧的发现,每次做完,我都累的说不出来话。我希望蓝曦臣能稍微收敛一点 ”

“我的要求并不高,只希望能睡上两个时辰。”魏无羡一脸悲壮的说,“可我每次都会看见太阳从西边出来,而蓝二哥哥还没做完。我也希望蓝二哥哥收敛一下。”

“哦哦。”我赶紧记下来。

“澄澄——”魏无羡深情的望着江澄,“你跟着我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好。”江澄把手搭在魏无羡的肩上。

我:???故事发展不对啊??

报道的最后,让我们为姑苏双绿默哀三秒钟。

我是记者铮容,下期再见!

温馨(划掉)日常【二】

现代篇

多cp

4.看鬼片

魏·不作不死·无羡又开始作妖了。

“澄澄瑶瑶美洋洋!快来看!”

江澄金光瑶薛洋都忍不住恶寒了一下。

“魏无羡你说谁美羊羊?你才是美羊羊!你全家都是美羊羊!”

“哎呀不要激动嘛。”魏无羡拍了拍薛洋的肩,笑嘻嘻的提起手中的塑料袋晃了晃,“一起看鬼片吧!”

于是乎,四人就在半夜十二点打开了鬼片。

然后魏无羡和薛洋两个据说胆子很大的人抱在一起叫的鬼哭狼嚎,江澄和金光瑶在一旁气定神闲的喝着茶。

“澄澄今晚我要和你一起睡!”

“滚。”

“瑶瑶今晚我要和你一起谁!”

“不好。”

5.购物

“澄澄吃丸子吗?”魏无羡推着购物车,从一旁的架子上拿起一袋墨鱼丸子。

“行,今天晚上我熬丸子汤。”江澄想了想,又拿了一袋,“顺便在给403室的那个人带一份。”

“哟~~~~”魏无羡故意把尾音拖的很长,“这么快就开始关心自家老公了?”

“再多嘴你今天没汤喝。”

“好好好,我怕了还不成。”

“瑶瑶我要吃糖!”薛洋拿着一袋牛奶糖,可怜兮兮的望着金光瑶。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管财务的是江澄和金光瑶。薛洋表面乖巧内心嘲讽。

“不行。”金光瑶摸摸薛洋的头,“你已经买了三袋糖了哦。”

“哦……”薛洋还想再撒会娇,转念一想,不是还有小星星么,叫他买好了。

金光瑶疑惑的看着难得听话的薛洋。

搞事情ψ(`∇´)ψ


搞事君和我是好朋友,我们俩从来不分开∠( ᐛ 」∠)_

曦澄

(一)白话文

“蓝曦臣,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讲件事。”江澄说道。等蓝曦臣走近之后,江澄把手轻轻覆在他脸上,轻声问道,“你愿不愿意娶我?”

(二)古文

“涣,来,予汝而言。”澄道。待涣及近时,澄将手覆于涣面颊之上,轻曰:“汝可愿与吾共度余生?”

(三)通俗易懂

“蓝曦臣你给我麻溜的滚过来。”江澄说。等蓝曦臣滚近了之后,江澄捏着他的脸,恶狠狠的低声说,“一个字,娶不娶我?”

忘羡

(一)白话文

蓝忘机坐在书桌前读书,魏无羡在一旁画画。魏无羡突然停下来,看了蓝忘机好一会,笑着说道,“蓝二哥哥,我喜欢你好久了。”

“嗯,我知。”

“那蓝二哥哥有没有喜欢我好久?”

“自然。”

(二)古文

湛端坐书案前阅卷,其妻婴于旁执笔丹青。

婴顿笔,望湛良久,笑曰:“忘机兄,吾心悦汝数载已矣。”

对曰:“然,吾知。”

“湛是否心悦吾数载?”

“善汝所言也。”

(三)通俗易懂

人家蓝忘机好好的坐在那儿看书,魏无羡便要在旁边涂鸦。

涂鸦你就涂鸦呗,可魏无羡又是个闲不下来的主,肯定得去骚扰一下蓝忘机。

跟个神经病似的盯着蓝忘机半天,魏无羡一脸痴汉笑的开口,“嘿嘿嘿,蓝二哥哥我喜欢你好长时间了!!!”

“哦。”

“你是不是也心悦羡羡好长时间了呢?”

“对。”

分手就分手(つД`)(四)


(●'◡'●)ノ❤这篇完结

放下电话,江澄心中一阵五味杂陈。 相信蓝曦臣一定着急到快要疯了吧,又没告诉他自己在哪个医院上班,他肯定会一个一个去找的。

天不合时宜的下起了雨,江澄又想到了蓝曦臣冒雨找自己的场景,心又一阵绞痛。

蓝曦臣身子本就容易感冒,淋雨感冒了三天都不会好。

脑补真是个可怕的东西。短短五分钟,江澄已经脑补出来了蓝曦臣因找他淋雨而感冒躺在病床上马上就要不行了的场景。

仿佛有无数根小刺在不停的扎江澄的心,让他坐立难安。最终江澄还是拿起手机,找出了那个自己熟到不能再熟的号码。

不过两三秒的时间,电话就接通了。

“阿澄!”

江澄愣住了。电话那头是他未曾听过的哭腔。

“阿澄我求求你了,回来吧,你告诉我我哪儿错了,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过了好一会,江澄才缓缓开口,“你现在人在哪儿?”

“青立附院那里。”

“带伞了吗?”

“带了。”

“那你进来吧,我办公室在四层。”

挂了电话,江澄有种不甘心的感觉。 什么啊,自己明明已经决定分手了,怎么还会对蓝曦臣心软。

还不等江澄再做什么反悔的决定,办公室的门铃已经响了。

江澄慢吞吞的去开门,果不其然,门刚开到一半,自己就被紧紧的抱住了。

熟悉的体香萦绕在江澄的鼻尖,大到吓人的力度让江澄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喘不过来气了。

“阿澄……”绵长至极的鼻音让江澄浑身一颤。

用力推开蓝曦臣,江澄扭过头去,赌气说道,“你去找你女人去啊。”

“女人?”蓝曦臣明显没反应过来。

等江澄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蓝曦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啊?”江澄不满。

“那是我姨妈。”蓝曦臣肩膀微微耸动,憋笑憋的很辛苦。

“不许笑!!”江澄羞愤的锤着蓝曦臣的胸膛。

“好好好。”蓝曦臣撩起江澄的一缕发丝,“不过阿澄也得答应我,以后不能这样突然弃我而去。”

“切,看你表现。”

蓝曦臣再次紧紧搂住江澄,轻声回答:

“好,一言为定。”

失而复得的人,怎么可能再轻易放手?

【END】

y( ˙ᴗ. )耶~

完结撒花!!

谢谢一直支持我的小可爱们!没有你们我真更不完这篇文(*σ´∀`)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