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我一眼【铮容容】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脾气不好,来我这里挑事的全家都已经死光了

杂食,关于江澄的cp我都产【温澄除外】,喜欢我的小可爱记得避雷

想看哪对cp了记得跟我说
【曦瑶一生黑;-)】

千金难买我高兴

诸君随意

通知!

母亲大人下了死命令

以后只能在周日更文了

具体时间大概在周日晚上九点左右

一周一篇文,小可爱们记得准时查收哦!

最令我开心的事是: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有个人可以骄傲的说,


“铮容是我最好的朋友。”


【all澄】同居三十题(第七题~十二题)

all澄,不喜欢的就别看了

有羡澄,曦澄,湛澄,薛澄,宁澄,瑶澄

[all澄]同居三十题(前六题)上文戳这里


(7)【瑶澄】浏览过去的相片

上次大扫除后,翻出来的不止有金凌偷偷藏起来的卷子,还有一张照片。

金光瑶发现的,他没告诉江澄,而是小心翼翼的夹在了文件夹里。

照片上,一个尚有些青涩的少年怀里抱着一只小奶狗,对着镜头灿烂一笑。

江澄。

金光瑶虔诚的吻了吻照片,随后把照片放回文件夹。

真想把江澄藏一辈子。


(8)【湛澄】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江澄要疯了。

蓝忘机一遍又一遍的擦着地,房间地板亮的可以照人。

他第一百二十三次向蓝忘机命令道:

“放下你手中的拖把!蹲下抱头!”

糟糕,后面那句说顺嘴了。江澄尴尬的咬了咬嘴唇。

蓝忘机恰似异国的浅色眼瞳直勾勾的盯着江澄,然后松开拖把,拉下口罩露出惊为天人的脸庞,接着……

抱!头!蹲!下!了!!


(9)【曦澄】相隔两地的电话

“丁零零!!丁零零!”

原本安静的卧室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充斥着,床上那坨被棉被包裹着的不明物体动了动,很快又没了动静。

“丁零零!!丁零零!”

电话铃声好脾气的响了又响,莫名让人烦躁。

江澄不耐烦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抓住电话,点了接听后放到嘴边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阿澄。”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像是羽毛划过心脏似的,很痒。

江澄瞬间清醒了大半,“蓝曦臣?”

“该起床了,我的宝贝。”


(10)【薛澄】早安吻

缓缓贴近还在熟睡中的人的脸庞,听着他细腻的呼吸声,薛洋微不可闻的笑了声。

“吧唧”一口,亲在了江澄的脸颊上。

“叫你起床气这么大,老子今天让你起不来床。”


(11)【宁澄】替对方挑衣服

江澄站在衣柜里,一脸抽搐的看着眼前大片的紫色。

有必要和琼林好好谈谈了。


(12)【羡澄】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澄澄!!!!!!!!!!不要买狗啊QAQ!!!!!!!!”

【曦澄】闭嘴

“江宗主,你最近脾气越发急了起来了呢。”金光瑶皱着眉,食指不规律的敲着桌面,“二哥去清河的时间越来越多,江宗主不怕……”

“随他。”江澄喝了一口茶,一副天要下雨娘要嫁的无奈表情,“可能我们俩真的不合适吧。”

随他!?金光瑶气到想把手里的茶壶扣到江澄的头上。

我他妈辛辛苦苦给你们俩又是当红娘又是牵红线的,现在你给我来一句,

随他!?

“这样吧江宗主,”金光瑶强压着怒气,说道,“以后你一要发脾气了,就想象是我在你面前。”

这倒是个好办法。

江澄在金光瑶面前是真发不出什么脾气,什么刺激人的话在金光瑶的四两拨千斤下都没了作用。

江澄点了点头,“好。”

———————————————

“晚吟……”蓝曦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江澄,却惊奇的发现,今天的江澄似乎很不一样。

以往江澄总是紧锁眉头,给人一种压迫感,而今天……

表情好像是想笑不敢笑。

对的!就是想笑不敢笑!

———————————————

真是他妈的太好笑了。

江澄此时心里已经笑得满地打滚了。

金光瑶!堂堂仙督!在自己面前露出这幅小心翼翼百般讨好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想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不小心,江澄就笑出声了。

这一笑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江澄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擦着笑出来的眼泪,滚到了满脸懵逼的蓝曦臣怀里,笑得毫无形象。

边笑边便指着蓝曦臣说,

“哈哈哈哈金光瑶你,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

这么狂笑的结果是,江澄笑吐了。

更过分的是,江澄居然边吐边笑。

“哈哈哈呕……金,金光瑶哈哈哈哈哈呕……”

蓝曦臣拍着江澄的后背,一脸担忧的说,“晚吟你别笑了……”

最后江澄笑的气若游丝,靠在蓝曦臣怀里,动都不想动。

肚子好疼。


【这是个真事!铮容的一男同学在面对班主任时不小心把历史老师的面孔带入了,最后笑的胃液都吐出来了】

【这样作死的事大家不要轻易尝试!!!伤害了自己懵逼了别人!!】

发烧了。

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那是小学四年级的一天,阴雨连绵的,我因为没带伞,回家后发烧了。

很难受,烧的连眼都睁不开了。

我坐在沙发上,心里想着等妈妈回来,跟她说,我明天不上学了。

等啊等啊,等到九点多了,妈妈还没回来。

我想着,是不是我提的要求太过分了,妈妈不愿意接受。

我赶紧换了一下。

那,明天只上上午的课,下午回来就可以了。

等啊等啊,等到十一点多,妈妈还没回来。

我再睁开眼时,已经凌晨五点了。

揉揉眼睛,写完昨天的作业,喉咙痛的要死的上完了整天的课。

再回到家的时候,又冷又饿又痛。

灯关着,没人在家。

我真的很怕黑,就像现在一样。

喉咙好痛。

【曦澄】有毒的脑洞

蓝曦臣:晚吟,你嫁给我吧。


江澄:不。


蓝曦臣:你嫁给我之后,魏婴就得叫你大嫂了。


江澄:……


江澄:你定个日子吧,是我到云深不知处还是你到莲花坞?


【曦澄】救赎

蓝曦臣有多久没有在一个人面前笑的像个少年了?


蓝曦臣在江澄面前,能不穿上那套厚重的宗主外套和发冠。


能第一次不是听到恭敬又虚伪的“泽芜君”或“蓝宗主”,而是一声骄傲又放肆的“蓝曦臣”。


能不谈论任何事情,两人却都在开怀大笑。


能从一个人的眼底里,看到满满的自己。


——————————————————


江澄又有多久没有在一个人面前肆无忌惮的撒娇了?


江澄在蓝曦臣面前,能不穿上那套繁琐的宗主服和发带。


能听到一声深情款款的“晚吟”,而不是冷冰冰的“江宗主”。


能不用任何戾气,却感觉自己是安全的。


能霸占一个人所有的心神。


——————————————————


不用说谁是谁的救赎。


是两人救赎了彼此。


【万圣节快乐!小甜饼好吃吗嘻嘻嘻】


蓝曦臣【害羞】:晚吟……你能跟我咬住同一根棒棒糖的两端吗?

江澄:好啊。

然后江澄淡定的拿出来了图片上的棒棒糖。

江澄:咬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梗笑疯我了

【多cp】我的舍友神经病(一)

*主要题材取自我和我的舍友

*持续放送

*今天累,这篇短

*日常发骚来一波

(1)

江澄左手拖着行李箱,右手拿着一张小纸条,嘴中念念有词。

“214宿舍......214......”

“找到了!”

江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扇走廊最尽头的门,脑中唯一的想法是,

他妈的早知道214在最尽头我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四处望望啊操差点跑到女生宿舍。

(2)

江澄礼貌的敲敲门,刚敲到第二下,门就打开了。

门框上倚着一个黑衣男生,神情懒洋洋的,说话尾音带着一种笑意。

“是江澄吧,就差你一个了。”

(3)

江澄踏进214宿舍那一瞬就感觉世界奇幻了。

几个画风完全不同的人围成一个圈在吃方便面,这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刚才给江澄开门的那黑衣男生笑嘻嘻的开口介绍到,

“认识一下,我叫魏无羡,那边两个长的很像的人,一个叫蓝曦臣,他正在剪调料包,一个正面无表情把面条挑起来的,叫蓝忘机,最里边那个正在泡面的小矮子叫金光瑶,还有一个舍长,出去打水了,他叫聂明玦。”


*想必大家已经已经看清楚cp了吧

*本来想写小朋友组的,但早恋不太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