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我一眼【铮容容】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脾气不好,来我这里挑事的全家都已经死光了

杂食,关于江澄的cp我都产【温澄除外】,喜欢我的小可爱记得避雷

按时更新?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啊

千金难买我高兴

诸君随意

【曦澄】烦人

(1)


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


江宗主是不喜欢断袖吗?


我不是不喜欢断袖,我只是不喜欢你罢了。


江宗主……这话说的好生刻薄。


嫌我刻薄就滚。


不,我觉得要好好解除一下江宗主对我的偏见。


你这人真是,我都拒绝你四回了,怎么还不放弃。


因为我答应过了啊,要娶你为妻的。


童言无忌,谁都有一段不懂事的时候吧?


童言无忌?我记得江宗主当时已经不小了吧。


……你怎生的如此烦人?


(2)


不知忙了多长时间,江澄终于眼底全是乌青的从公文堆里抬出头来。


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问旁边的江药,“现在何时?”


“回宗主,“贴身侍女江药恭敬的回答道,“已经亥时了。”


江澄抱着“自己午饭和晚饭顺便加上夜宵就一起吃吧”这样的想法,准备去厨房找找还有没有饭。


眼看江宗主就要起身,江药眼疾手快的递上来一个小巧的饭盒,说道,“宗主,饭已备好了。”


这么好?江澄打量了那个饭盒几眼,心中诧异这帮小兔崽子何时会为他们的宗主准备饭了。


不过他还是欣慰的接过来了。


有饭不吃那是傻子。


打开饭盒,江澄的眼睛差点没被闪瞎。


这这这怕不是糯米团子吧怎么可以这么精致我他妈表演一个原地爆炸就凭着糯米团子我赶脚我可以连续批上十万份公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沉默了一阵。


然后,江澄淡定的盖上饭盒。


然后淡定的问江药。


“说吧,哪儿买的。”


(3)


江药看着江宗主。


心里夸道,艾玛我家宗主真他妈淡定真他妈处世不惊。


个屁。


宗主你下次在装逼之前能不能把你眼里辣出来眼泪擦一擦,让人看的怪尴尬的。


被辣到眼睛没什么丢人的,毕竟我们第一次看到也是被辣的睁不开眼。


但是宗主你明明被辣到了却还要死撑着这就有点太傲娇了。


(4)


“回宗主,这不是买的,这是亲手做的。”


亲手做的?


江澄瞪大双眼,戳了戳一个团子,然后捏起一个放进嘴里。


然后风卷残云把剩下三个全吃了。


江澄舔舔手指,含糊不清地赞叹道,“谁能娶到这般心灵手巧的女子便是福气了吧。”


江药一脸抽搐。


她并不准备告诉宗主,那个心灵手巧的“女子”就站在他身后。


“多谢江宗主夸奖。”


一道盛满笑意的声音在江澄身后响起。


江澄就觉得顿时眼角跳的厉害。


正要下咽的糯米团子也变得有些噎人了。


怎么又是蓝曦臣?


(5)


要说起蓝曦臣和江澄的故事,那可真得要上个三天三夜。


总得来说,就是一个仙家正直好苗子如何变成追妻狂而那个被追的还一无所知并且那个被追的人居然还他妈的暗恋追他的人的故事。


贵圈真乱。


就是蓝曦臣喜欢江澄但江澄不知道更可怕的是江澄暗恋蓝曦臣。


加上名字顺眼多了。


旧事重提的开头,让我们来澄清几点:


1,江澄很喜欢蓝曦臣,不过那是曾经的事情了。


2,江澄以前觉得蓝曦臣是个翩翩君子,现在就一烦人精。


3,江澄……现在其实并不像他嘴上说的那样讨厌蓝曦臣。


(6)


晴空万里。


江澄瞪着一双水灵灵的杏目,仰望着面前这个足足有四五个他身长的石头。


而且上面还有字。


据说还要背过。


现在回云梦还来得及吗?


就在江澄思考要不要冒着被母亲打断腿被魏婴嘲笑被父亲叹不争气的风险回云梦,还是呆在姑苏背三千条家规时,身后响起一个朗润的声音。


“江公子是迷路了吗?”


江澄疑惑的转过头来,看向那个声音的主人。


这一看不要紧。


看完江澄就觉得自己恋爱了。

一身白衣如仙,眉眼间的温柔似乎能把风雪融化,浅白色的云纹抹额随着一阵微风轻轻撩拨起来。


“在下姑苏蓝涣蓝曦臣,不知公子何名?”


“云,云梦江澄江晚吟……”


“晚吟?真好听。”


(7)


完蛋。


走进寝室,江澄拍了拍自己涨得通红的脸。


自己刚才怎么那么失态!


被人叫了声“晚吟”,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师妹师妹!”门外传来魏无羡的喊声,“出来玩呀!”


江澄稳了稳心神,强迫自己暂时忘掉蓝曦臣。


他站起身,应了一句,


“来了!喊那么大声杀猪啊!”


(8)


皓月当空,月亮毫不吝啬的将光辉撒向大地,照着三个醉酒的少年。


饶是魏无羡这么好的酒量,几瓶天子笑下肚也是有了几分醉意,和聂怀桑勾肩搭背的高声畅谈,不知胡言乱语了什么。


江澄摇了摇手中的酒杯,醉眼迷离的看着杯中所剩无几的天子笑。


姑苏盛产的天子笑,当真醉人。


醉到了出现幻觉,以为自己面前出现一位蓝家人。


等,等等,蓝家人???


江澄顿时清醒了大半,第一个反应就是把酒杯藏在身后,再拉住魏无羡。


来的是蓝曦臣。


不知怎的,江澄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无碍。”蓝曦臣依旧笑的十分温和,半点责怪他们的话都没有,“把魏公子和怀桑扶回去吧,让忘机看到就不好了。”


“……多谢。”毕竟几瓶天子笑不是几瓶水,江澄硬撑着答蓝曦臣了一句,眼皮就重的像压了铅一样,不受控制的往下沉。


蓝曦臣赶紧伸手去扶快要倒下的江澄。


看着怀中人熟睡的脸庞,蓝曦臣无奈中带了几分溺宠的笑了笑,打横将江澄抱起来,向寝室走去。


至于魏公子嘛……


忘机不会让他在外面睡一晚的。


怀桑……


自求多福吧。


(9)


夜已经很深了,蓝曦臣轻轻推开寝室的门,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


将江澄放到床上,蓝曦臣觉得就这样走了有点不甘心。


于是他蹲下来,用手拨了拨江澄那长的像女子的睫毛。


江澄皱了皱眉,不满的呓语了一声。


再拨。


江澄终于勉强的睁开了眼,迷迷糊糊的拍掉了蓝曦臣作恶的手,看似凶巴巴实则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


“我生气了啊!”


卧槽。


蓝曦臣,卒。


死因,被萌死。


擦了擦嘴边被萌出来的血迹,蓝曦臣开口问到,“晚吟,愿不愿意当我的道侣?”


“什……什么?”江澄又清醒了一点,他坐起身来,揉了揉眼,似乎想看清眼前人到底是谁。


“我说,晚吟,你想不想当我的道侣?”


道侣?


江澄努力聚起思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


然后笑的无比灿烂,回答道,


“好呀!”


(10)


第二天早上,江澄一睁眼就觉得头痛欲裂。


“嘶……魏无羡你个混蛋……好端端得去喝什么酒嘛……”江澄嘟囔了一句,翻身准备起床。


突然,江澄顿住了动作。


昨晚……好像发生了什么。


江澄努力想了想,脸随着记忆的增多慢慢变黑。


“……师妹?”一旁的魏无羡也醒了,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江澄黑的像锅底的脸。


“魏!无!羡!”江澄恼羞成怒的吼道,“我要是再跟你去喝酒,我就跟我娘姓!!”


男神向自己表白了,自己居然回答的这么不正式!!!!


不知所措的魏无羡:什么?师妹你要叫虞澄?不对不对,师妹你干嘛要突然娇羞啊?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嘛?


(11)


回忆到这里就结束,江澄无语到扶额。


趁着别人醉酒,问愿不愿意当自己的道侣,这种事蓝曦臣怎么可以做出来!?


从那之后,江澄身后就多了一条名叫“蓝曦臣”的尾巴,甩都甩不掉的那种。


(12)


俗话说得好,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


蓝曦臣做到了。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蓝曦臣在弟弟的注视下,系上了围裙。


从最开始的炸掉厨房,到现在的连忘机都说好,蓝曦臣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那一年,光厨房的维修费,就花掉了蓝曦臣和蓝忘机的所有积蓄。


蓝曦臣倒没什么,蓝忘机很委屈。


那些钱是准备给魏婴买辣椒的。


哭唧唧。


(13)


从开始追江澄的那一天,蓝曦臣书房里的墙上就多了四个字。


百折不挠。


蓝启仁还夸过这四个字写的好。


蓝忘机开启弹屏模式:


叔父你有所不知呐,那四个字是兄长为了追大嫂才写的。


大嫂那么难追,当然得百折不挠啦。


(14)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


在蓝曦臣的攻势下,江澄终于被攻略了。


蓝忘机表示可喜可贺。


终于没有人再向我诉苦怎么还追不到心上人了。


可喜可贺,耳根子清净了。


(15)


晚吟……让我抱着睡觉吧。


不要,热。


晚吟别闹了,今天晚上气温是零下十九度。


……


啧,不许抱太紧。


晚吟最好了!


话说晚吟你是不是胖了?


……天天被你这么喂,当然得胖了。


没事没事,晚吟胖点抱起来舒服。


……


蓝曦臣你真的很烦人。

【眠鸢】无言

虞紫鸢是满心欢喜的嫁进江家的。



年少时初见的那个翩翩少年郎,温文尔雅的小兄长,如今就要成为自己的夫君了,怎能不欢喜。



可是江枫眠好像并不喜欢她。



少女的心思总是敏感的,一个男人的心在不在自己身上,看他的眼睛便知。



江枫眠的眼睛里没有她。



虞紫鸢很失望。



不过她安慰自己,江家主母的位置已经没有人可以夺走了,江枫眠再娶几个小妾也不是不可以,一辈子就这样了吧。



那个曾经说“我的男人这辈子只能有我”这句话的小姑娘在那一瞬已经消失了。



-——



可虞紫鸢渐渐觉得事情好像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那时她已经在怀澄儿了,江枫眠却常常望着远方,紧抿着嘴,一言不发的站上大半天。



虞紫鸢把头靠在床头上,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肚子,心里默念着。



澄儿,你可千万要争气。



——



江枫眠领回来一个小孩子。



虞紫鸢一言不发,甚至连句质问都没有。



有什么好说的呢。



——



江枫眠把簪子放到她手上,眼角带着能融化冰雪的笑意。



“三娘。”



虞紫鸢猛然睁眼。



手还保持着接簪子的动作。



但再也没有人会不远万里,给她带一支也许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簪子了。



一滴眼泪顺着脸颊划过。



有时候脆弱来的就是这么猝不及防。



——



没什么好说的。

【曦澄】心上人

“曦臣,你心中的那个意中人是什么样子的呢?”

“嗯……应该是温柔又贤惠,端庄又大方,略懂一些宗内事务,能和我举案齐眉的那种女子吧。”

多年后——

“蓝曦臣,看不出来你的要求还挺高的啊。”江澄听完蓝曦臣提的条件后,挑了挑眉,开口道,“那么蓝宗主,江某既不温柔也不贤惠,只知道用紫电抽人,莲花坞上上下下的唯一要求就是明知不可为之,举案齐眉是不可能的,同床异梦到可以实现——为什么看上了江某?”

蓝曦臣依旧笑的温和,如同三月春风,“晚吟不温柔,我温柔;晚吟不贤惠,我贤惠;蓝家女子已经够雅正端庄了,晚吟的性子天骄无双,我喜欢。宗内事务由我打理,我娶晚吟回家,不是娶回来一个军师,卷宗不用晚吟操心;只要晚吟和我同床,异梦又有什么关系呢?”

喜欢一个人,所有的条件都不是条件。

意中人的标准即是标准。

【追凌】上元佳节

突如其来的沙雕脑洞,带一点点曦澄

舅甥两个相处模式好可爱!

……

金凌在上元节那天被蓝思追约出来,说是要去看什么花灯。

金凌一边嘴上说着本宗主很忙根本没时间去看什么无聊的花灯,一边身体很诚实的跟着蓝思追去了灯会。

上元佳节,自然不缺人。

金凌和蓝思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被挤的差点找不到彼此,虽然紧握着对方的手,但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背影。

于是金凌怒了。

他从小就没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下呆这么久,一气之下独自回了莲花坞。

天边接二连三的升起一盏盏明亮的孔明灯,金凌抱膝坐在最高的屋檐上。

一个人赏灯也挺好的。金凌安慰自己道。

心底却泛起一阵孤寂。

“我错了。”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金凌猛然睁大双眼。

正是蓝思追。

“你,你不用道歉……”

“不。”蓝思追打断了金凌的话,望着他的双眼说到,“这个错我是必须要认的,我下次不带金宗主出来了。”

金凌急得满脸通红,却又碍于面子不好开口,眼看着眼泪就要生生要被逼出来了。

过了好一会,蓝思追才重新开口。

“其实……金宗主给我一样东西便可。”

这事好办。

金凌松了一口气。他自小就在金鳞台和莲花坞长大,什么珍奇异宝没见过,只要蓝思追开口,定能要到。

他刚想答应下来,蓝思追却指了指金凌腰间挂的那个九瓣清音铃。

“我要那个。”

金凌脑袋里一下子就炸开锅了。

这这这这这这这怎么可以!这个铃铛只可以送给倾心之人,随便送出去会被打断腿的喂!

“这……这个铃铛有……有特殊意义,不可以……”

蓝思追无声的指了指不远处的两个人影。

金凌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定睛一看。

夭寿了,那两个人影怕不是舅舅和泽芜君哦。

金凌使劲的揉揉眼。

江澄把铃铛塞到蓝曦臣手里,装作随意的说到,“蓝宗主,这个铃铛你就收下吧。”

“这……”

“不要紧的,这铃铛又没有特殊意义。”

“那……涣就收下了。”

。。。。

金凌把铃铛扔给蓝思追,绝望的说道。

“你拿走吧。”

【曦澄】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蓝曦臣的生贺我没赶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短

(一)

江澄一直觉得蓝曦臣对他有意见。

平常爱答不理的就算了,连举办生辰都不叫上他。

江澄很纳闷。

他仔细想了想,是不是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呢?是不是自己礼数不到位?

然后江澄挑灯夜读的三个晚上,把蓝家家规七七八八都背了下来。

背完之后江澄觉得万无一失,在蓝曦臣面前应该不是那么不顺眼了。

结果去找蓝曦臣讨论事情的时候,蓝曦臣还是眼神飘忽不定,往哪看都不瞟自己一眼。

江澄备受打击。

(二)

蓝曦臣生日那天,江澄正在外面夜猎。

无意中听到今天是泽芜君的生日,本着去看看也好过不闻不问这样的心理,江澄转身就御剑狂奔。

留下一群云梦弟子不知所措。

当江澄好不容易从几千里外的地方提着顺手买来的贺礼赶到云深不知处时,天刚刚黑下来,最后一丝晚霞照在喘着粗气汗津津的江澄身上,使他整个人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

蓝曦臣一脸懵逼。

江澄提起那个他自己都不忍心看的贺礼,迟疑的说道,“泽芜君,看在我不远千里来给你送贺礼的份上,就别嫌弃礼薄了吧?”

蓝曦臣完全死机,呆在原地。

江澄看蓝曦臣这幅表情,心里自动默认他是嫌弃礼薄但不好意思说出口。

江澄把贺礼放到蓝曦臣手上,叹了口气说道,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还是泽芜君认为我江晚吟礼数不到位?”

“不然就是嫌弃我的性格?”

“我……”

江澄还想说下去,蓝曦臣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江宗主。”蓝曦臣极其认真的看着江澄,“一会我晕倒的时候扶我一把。”

(三)

???

什么操作?

江澄正想开口问,蓝曦臣突然拎起旁边的一坛天子笑,“吨吨吨”的灌完了整坛。

目瞪口呆。

蓝曦臣灌完整坛天子笑后,呆愣了几秒,然后华丽丽的倒向江澄。

。。。。

我靠我为什么要来这里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

过了两三分钟左右,蓝曦臣突然动了一下。

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江澄的心头。

蓝曦臣醉眼迷离的看着江澄,慢慢凑近江澄的耳朵。

深吸一口气。

“江澄!!!!我对你没有意见啊!!!!”

“你太好了!!!!!”

“我怎么敢对你有意见啊!!!!!!!”

“我!!!!!!”

“心悦你!!!!!!!!!”

【曦澄】想

#要是语文老师看到我这取名的能力估计早一巴掌把我打回娘胎里去了

#十一长假结束后我将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在线

#嘤嘤嘤嘤嘤嘤………………

 @夕阳下的路人  @补刀团长金钟大 

💜

(一)

江澄坐在湖中亭里,发呆。

被微风吹拂着的莲花不断摇动着自己纤细的腰肢,令人眼花缭乱,美不胜收。

但江澄可没心情赏,他烦闷的一会坐下,一会站起,紧紧锁着的眉头好像再也解不开似的。

曦臣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二)

江澄坐在书案桌前,发呆。

刚被摆好的书卷散发着淡淡的墨香,娟秀的字体,整齐的排版,让人爱不释手。

但江澄可没心情看,他无聊到一会玩玩自己的头发,一会拨弄着自己长长的睫毛,闲的发慌。

曦臣不在的第二天,想他。

(三)

江澄躺在宗主榻上,发呆。

这会儿是真没什么事情可以干了。

曦臣不在的第三……哎哎哎?蓝曦臣你回来啦?!

(四)

蓝曦臣风尘仆仆的赶回莲花坞,推开门就看见一不明物体正咸鱼般的摊在床上。

定睛一看,正是江澄。

蓝曦臣无奈的笑笑,打横抱起了刚反应过来的江咸鱼。

一路上的劳累,全在看到江澄那一瞬消失殆尽。

更别提现在江澄正哼哼唧唧的赖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蓝曦臣不禁哑然失笑,问道,“晚吟想我了没?”

一听这话,江澄立马坐直了身子,假装生气的开口道,“蓝曦臣你怎么一去就是这么多天?想死老子了!”

蓝曦臣唇边的笑意更浓,翻身重新把江澄压在身下。

“那,就让涣来一解晚吟的相思之苦吧~”

“卧槽蓝涣你这个流氓……门还没关呜呜呜!”

【澄瑶】洗手作羹汤(下)

ooc预警

(五)

就这样平安无事的过了好几天,蓝婧找上了门。

相比前几天,蓝婧原本红润的脸色如今变得有几分苍白,倒也平添了几分姿色。

“江,江宗主……”蓝婧抽抽搭搭的问江澄道,“小女子就是想问问……江宗主有心上人吗……”

心上人?江澄皱着眉想了想,然后回答道,“有。”

“那,那她是什么样的……”一听这话,蓝婧抽搭的更厉害了。

“嗯……”江澄思考了一会,答道,“他很好。”

这算什么回答啊!?蓝婧接着问道,“那,那她,容貌如不如我?”

“比你好看多了。”江澄回答道。

“那才情呢?”蓝婧双目含泪的问道。

“你的才情不及他一半。”

“那我有什么能比的过她?”蓝婧哭的像个泪人。

江澄看了几眼蓝婧,然后肯定的回答道,

“身高。”

【蓝大美人石化.JPG】

江澄又补了一刀,“但我就喜欢娇小玲珑的。”

(六)

蓝婧那天是被抬回云深不知处的。

据说蓝宗主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后,当场犯了心肌梗塞,差点没抢救回来。

(七)

目睹了全过程的金光瑶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激动”来表达了。

自打他从娘胎里出来就没这么兴奋过。

心上人说的不就是自己吗!!!!

值了值了,这辈子算是活的值了。

(八)

江澄觉得自己要被养胖。

最近金光瑶不知道怎么了,天天往莲花坞跑,变着花样给自己做菜。

有一道菜金光瑶做的特别拿手。

那就是银耳莲子粥。

因为味道特别好,江澄就多吃了几口。

没想到金光瑶今天就做了一锅。

江澄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粥,然后望着眨眼睛的金光瑶,说道,“好吃。”

“真的吗真的吗?”金光瑶笑的像只小狐狸。

“真的。”

“那就再吃一碗吧!”

“不……”江澄刚想拒绝,抬眼就对上了金光瑶那双含水的眸子。

“再来一碗。”江澄视死如归的说。

(九)

金光瑶彻底醒悟了。

想追江澄这种木头,自己不主动是不行的。

为此金光瑶还专门向聂怀桑借了好几本言情小说,看完之后热血沸腾,感觉自己追到十个江晚吟都不成问题。

日久生情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十)

金光瑶一直觉得自己还是挺奢侈的。

但当那枚戒指套在自己的手指上时,金光瑶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奢侈。

简单的款式,本来应该是简雅大方的代表,却因为上面整整镶了二十一颗钻石变得华丽耀眼。

金光瑶内心刷屏。

嗷哟看不出来啊江晚吟你平时这么直男想不到内心还住着一个小公举这戒指这是醉了压的我手指疼江晚吟你实话说你们莲花坞是不是湖底可以铺一层金子了。

“那个……额……”江澄竟然难得的脸红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们莲花坞缺一位主母,你愿,愿不愿意?”

随后江澄又急忙补充道,“这枚戒指你先收着吧,聘礼太多了我怕你拿不动。”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嫁大款的感觉吗?

金光瑶只想哭。

我靠太美好了呜呜呜呜江澄你快拿钱砸死我吧呜呜呜呜呜呜……

(十一)

“金凌!你好了没?上学要迟到了!”

“好啦好啦,这就来——”

金凌恋恋不舍的把笔记本电脑关掉,然后背起书包走出了房间。

真讨厌,自己才把舅舅和小叔叔的同人文写到一半呢,又要去上学。

那篇《霸道宗主小娇妻》的热度还挺高的。金凌心里嘀咕道,干脆下一章开车好了。

【完】

【澄瑶】洗手作羹汤(上)

奶爸组简直太美好了!!我他妈磕爆啊!!!!

食我安利!!

这次是糖,放心吧

还有,题目是瞎起的

(一)

姑苏有一女子,名唤蓝婧,字子颜。妙龄十八,已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

蓝婧人出落的亭亭玉立,款款大方,还知书达礼。

而且她不光有容貌,后台也很硬。

蓝婧是姑苏双璧的干妹妹。

可不得了了,有了这层关系,无数人挤破了脑袋都想娶到蓝婧。

蓝家宗主蓝曦臣最近也在为了蓝婧的婚事操碎了心,整天忙的连吃饭都顾不上。

但还是迟迟不见有什么成效。

想来想去,还是相亲这个办法适合蓝婧这倔犟性子。

没办法啊,选了好几个蓝曦臣看着不错的世家公子都被蓝婧一口回绝,连见都不见。

蓝宗主才不会说自己选相亲这种方式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呢。

(二)

金光瑶替江澄理了理衣领,最后问了江澄一次,“江宗主,你真的要去吗?”

“自然。”江澄不解的看了一眼低着头的金光瑶,问道,“你怎么了?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啊。”

金光瑶心里暗骂江澄你个大猪蹄子,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去相亲还得高高兴兴的送他?祝他成功好早日抱得美人归?

不过金光瑶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笑着说,“江宗主大概是看错了吧。”

“哦。”江澄应了一声。

下文呢?

金光瑶看着江澄,满眼闪着小星星。

江澄也看着金光瑶。

最终,还是江澄开了口。

“金光瑶,我认识几个治眼睛比较好的医生……”

“江宗主,早去早回。”金光瑶转头就走。

他娘的,自己怎么就看上了这个直男癌晚期的人。

没救了。

(三)

“江宗主……”

坐在江澄对面的美人似乎有万种风情,眼神随便一扫,便能迷倒所有人。

当然,江澄不是所有人。

他淡定的喝着茶,视眼前的美人于无物。

蓝婧几乎一眼就看上江澄了。

这个紫衣少年是真漂亮啊,如玉的脸庞,束起的墨发,还有一双上挑的杏目,不愧是江家家主,果然气宇轩昂。

于是,蓝婧红着脸问了一个特殊的问题,

“江,江宗主,你心中最浪漫的事是什么呢?”

最浪漫的事?江澄皱起了眉,金光瑶没教这句啊。

不过,碍于自己现在是在相亲,又想了想金凌临走前那句“我要舅妈”,江澄耐下性子好好思考了一番。

在蓝婧期待的眼神下,江澄缓缓开了口,

“我心中最浪漫的事,是和金光瑶一起看着金凌长大,再和金光瑶一起归隐。”

然后呢?

蓝婧看着江澄,眼中闪烁着少女的光芒。

江澄看着蓝婧。

叹了一口气,江澄开口道,

“这年头,怎么眼睛都出了毛病啊。”

(四)

江澄把姑苏双璧的妹妹气哭到梨花带雨的掩面逃走这件事,很快就在仙家百门里传开了。

据说还把蓝大美人气的要上吊自杀,被救下来的时候还哭着说什么人间不值得。

而这件事的主角,正悠哉悠哉的享受着金家家主的私人按摩。

“晚吟!”金光瑶笑的眉眼弯弯,轻轻柔柔的按压着江澄的肩膀,“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江澄不知道金光瑶为什么会突然越来越喜欢自己。

但金光瑶按的还挺舒服的。

【瑶澄瑶】求而不得


(一)

金光瑶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遇上江澄,就是个错误。

根据习惯,金光瑶一直在很努力的去摸透江澄的喜好。

但江澄什么喜好都没有。

真的什么都没有。

每天除了批公文就是吃饭睡觉,毫无可取之处。

更可怕的是,江澄饭就吃一点,就算糊掉了也什么话都没有 ; 躺在地上也可以睡,睡得还极其香。

简直是第二个聂明玦。

这都什么人啊,金光瑶无语扶额。

(二)

但金光瑶还是发现了江澄的一个喜好。

那就是鬼修。

无论是修到走火入魔还是刚刚接触,江澄一个都不放过。

金光瑶能发现这个现象,纯属意外。

那时他只是随手捉到一个鬼修,发现这个鬼修有夺舍的嫌疑,便送给了江澄。

这事儿看起来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但接下来就有了转变。

金光瑶怎么也忘不了,江澄看到那个鬼修时,眼中闪过的一丝情绪。

有惊喜,有愤怒,有忧伤。

还有一些金光瑶读不懂。

不过金光瑶很清楚,那些情绪就算自己读懂了,也永远都不可能是给他的。

金光瑶不甘心。

哪怕让他注意到自己也可以啊。

从此以后,送到江澄手上的鬼修,大半是金光瑶捉到的。

江澄一概不知,继续等待着那个不可能回来的人。

(三)

金光瑶渴求的爱如此卑微,但江澄却不愿给。

(四)

后来观音庙里,金光瑶垂死之际,向江澄传来一段音。

“江澄……”

“你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回来了……”

“可我呢……”

“这么多年来……”

“你有正眼瞧过我吗……”

“江宗主……”

“你好狠的心……”

“如此不懂得珍惜眼前人……”

“我……”

“我爱你啊……”

最后一句话,金光瑶是泣血般说出来的。

它已经迟到很多年了。

(五)

江澄并非是不懂爱。

当江澄看着金光瑶笑眯眯的哄着金凌这副场景时,也想过就这样天长地久下去。

但江澄始终没有迈过名为“魏无羡”这道坎。

……

终是求而不得。

死前六十秒【蓝涣篇】

前文戳这里☞   死前六十秒【江澄篇】

蓝涣

60s

真是大意

59s

竟被一个修为比我低的妖物伤了

58s

伤的还是致命处

57s

撑不了多久了吧……

56s

想想还是遗憾

55s

临走前

54s

还信誓旦旦的晚吟发誓

53s

我一定会回来的

52s

现在看来

51s

怕是要对晚吟食言了

50s

不过这是我这辈子对他说的第一个谎

49s

也是最后一个了

48s

叔父……

47s

忘机……

46s

晚吟……

45s

他们都在等我

44s

可是我回不去了……

43s

好不容易和晚吟互通了心意

42s

如今却要天人永隔

41s

这叫我如何甘心

40s

怎么办……

39s

我还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

38s

晚吟……

37s

晚吟……

36s

我走了他会不会又想不开

35s

他那么固执的人

34s

他会不会一直等下去

33s

应该吧……

32s

晚吟看着冷冰冰的

31s

只是因为以前被伤的太深了罢

30s

我真的……

29s

真的好残忍……

28s

让晚吟打开了心扉

27s

却又离开

26s

晚吟……

25s

把我忘了吧

24s

你配得上比我更好的人

23s

不要再像等魏婴那样

22s

你没有多少个十三年了

21s

你眼中毫无希望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20s

晚吟……

19s

你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18s

你本不应该承担

17s

啊……

16s

快没时间了吧……

15s

晚吟……

14s

答应我

13s

你一定要好好的

12s

没有人会伤害你

11s

除了你自己

10s

我走了

9s

江澄……

8s

江晚吟……

7s

我爱你……

6s

真的很爱你……

5s

对不起……

4s

不要再枯候了

3s

晚吟

2s

1s

爱你

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