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我一眼【铮容容】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脾气不好,来我这里挑事的全家都已经死光了

杂食,关于江澄的cp我都产【温澄除外】,喜欢我的小可爱记得避雷

按时更新?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啊

千金难买我高兴

诸君随意

【all澄】同居三十题(第七题~十二题)

all澄,不喜欢的就别看了

有羡澄,曦澄,湛澄,薛澄,宁澄,瑶澄

[all澄]同居三十题(前六题)上文戳这里


(7)【瑶澄】浏览过去的相片

上次大扫除后,翻出来的不止有金凌偷偷藏起来的卷子,还有一张照片。

金光瑶发现的,他没告诉江澄,而是小心翼翼的夹在了文件夹里。

照片上,一个尚有些青涩的少年怀里抱着一只小奶狗,对着镜头灿烂一笑。

江澄。

金光瑶虔诚的吻了吻照片,随后把照片放回文件夹。

真想把江澄藏一辈子。


(8)【湛澄】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江澄要疯了。

蓝忘机一遍又一遍的擦着地,房间地板亮的可以照人。

他第一百二十三次向蓝忘机命令道:

“放下你手中的拖把!蹲下抱头!”

糟糕,后面那句说顺嘴了。江澄尴尬的咬了咬嘴唇。

蓝忘机恰似异国的浅色眼瞳直勾勾的盯着江澄,然后松开拖把,拉下口罩露出惊为天人的脸庞,接着……

抱!头!蹲!下!了!!


(9)【曦澄】相隔两地的电话

“丁零零!!丁零零!”

原本安静的卧室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充斥着,床上那坨被棉被包裹着的不明物体动了动,很快又没了动静。

“丁零零!!丁零零!”

电话铃声好脾气的响了又响,莫名让人烦躁。

江澄不耐烦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抓住电话,点了接听后放到嘴边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阿澄。”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像是羽毛划过心脏似的,很痒。

江澄瞬间清醒了大半,“蓝曦臣?”

“该起床了,我的宝贝。”


(10)【薛澄】早安吻

缓缓贴近还在熟睡中的人的脸庞,听着他细腻的呼吸声,薛洋微不可闻的笑了声。

“吧唧”一口,亲在了江澄的脸颊上。

“叫你起床气这么大,老子今天让你起不来床。”


(11)【宁澄】替对方挑衣服

江澄站在衣柜里,一脸抽搐的看着眼前大片的紫色。

有必要和琼林好好谈谈了。


(12)【羡澄】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澄澄!!!!!!!!!!不要买狗啊QAQ!!!!!!!!”

【all澄】要抱抱

【曦澄】

“晚吟……”蓝曦臣一双含水的眸子里充满了委屈,“三天没见了,抱抱嘛~”

【湛澄】

“……”
(湛:要抱抱)

“……”
(澄:去死)

神奇的对话√

【羡澄】

“师妹啊~”魏无羡笑嘻嘻的凑近,不安分的手环住江澄不堪一握的腰,“都说小别胜新婚,你怎么不是啊?”

【瑶澄】

“江宗主江宗主。”金光瑶一脸邀功的样子,“在你出门的时候,我把莲花坞和金鳞台都打扫了一遍,还教金凌读书了,顺便还给仙子做好了几斤狗粮,我很棒吧!”

“……棒。”

“那江宗主可不可以用一个抱抱来奖励我呢?”

【薛澄】

“你不在的时候,我没有把所有的糖都吃了。”薛洋绞着手指,心虚的低下头。

“所以你就剩下了一粒?”

“……哎呀澄澄你终于回来了!来!抱一个!”

【all澄】一瞬间


内容就是题目

就是一些戳我的片段啦

开始!

(一)【双璧澄】

@留青 好像是这个小可爱点的梗……哎呀不要在意这么多啦

……

蓝忘机眺望着远方,想着心事。

即使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也并不在意,以为不过就是路过的罢了。

谁知道那脚步声却越来越近。

听的出来那脚步声的主人还特地放轻了动作,像一个想给自己情人一个惊喜的少女。

蓝忘机自己都被这个荒谬的想法差点逗笑。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蓝忘机再也浮现不出笑意了。

身后的人将微尖的下巴抵在蓝忘机的肩膀,淡淡的莲花香萦绕在蓝忘机的鼻尖,一双手臂轻轻柔柔的环过蓝忘机的腰身,温热的气息吐在蓝忘机的脖颈上,软软濡濡的:

“曦臣……”

是江澄的声音。

蓝忘机迅速给出了答案。

但他没有挣脱。

蓝忘机从来没有见过这幅样子的江澄,像个石头人一样紧绷着身体。

江澄大而有神的杏眼微微眯着,双臂不满似的收紧,再次像撒娇般的开口:

“曦臣今天怎……”

话还没说完,江澄就反应过来自己抱错人了。

刚才还软的像只猫的身子瞬间绷直,娇媚的气息顿时消失。

江澄连连倒退几步,柳眉倒竖着,硬邦邦的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的蓝忘机说道,“含光君,得罪了。”

这简直跟刚才不是一个人。

待到江澄已经转身走出很远了,蓝忘机还呆呆的站在哪里。

后背的温度早已没有了。

……

(二)【羡澄】(选自《【羡澄】不共戴天》)

……

本就不结实的门被大力踢开,灌进来的北风吹的人骨头都疼。

“江澄。”魏婴冷冷的开口,冻结的声音比冷冽的北风还要胜上几分。

这是江澄自打回来后第一次看见魏婴没有对他笑的样子。

但江澄还是低下了头。

他错了。

彻彻底底的错了。

他曾经天真的以为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挽救一切,起码可以留住魏婴。

但现实还是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很疼。

就这样吧,魏无羡。你和蓝忘机走吧,我不想再留你了。

留住了人,留不住心。

“江晚吟。”魏婴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当真要和那个什么蓝曦臣结亲?”

江澄笑了笑,但这个笑实在太虚弱。

“不好吗?”江澄轻轻开口,“魏婴魏无羡,你都要走了,凭什么要来管我。”

江澄不想再重复了。

那个家主和下属的誓言,伤的他太深了。

就算这一世,魏婴还没来得及说出那个看起来很美好的誓言。

终归是陌路人。

“江,晚,吟 ! ”魏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一句,“我不明白,我有什么对不起你,对不起江家的?面对我就这么难?”

……

由上面两个片段看出来,蓝曦臣才是最大的人生赢家

(三)【瑶澄】

……

“江宗主,今日心情不佳啊。”金光瑶笑着将江澄面前的茶杯添上了水,问到,“可是为了阿凌的事在烦恼?”

……

不行,我一想到贤妻良母瑶就要崩

承蒙各位厚爱吖 !

中秋节你们对我好温柔!

点梗吧!

cp在tag里,占tag致歉

【只限前三个,我知道我千粉点梗还没有写(哭T﹏T)】

【羡澄】香囊(后续)

中秋贺文来不及写了,就拿这个顶一下吧

💜这颗紫色的心代表着我爱澄哥

开始!

(一)

只要是在清谈会上见过江宗主的人,都会发现他身上一个奇怪的地方。

江宗主身着华贵而繁琐的宗主服,腰间却别着一个破破烂烂到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香囊。

于是便纷纷猜测起来:

“要我说,这肯定是那个女子送给江宗主的,以表心意呢。”

“那这江宗主可真是痴情,看那香囊得有好几个年头了。”

“怪不得江宗主一直未娶,原来心中早已有人了啊!”

……

奇怪的是,一向对这些流言蜚语极其厌恶的江澄,这次却充耳不闻。

于是众人的猜测更加大胆:

“我看呐,那香囊的主人早已不在了吧……”

“对,睹物思人呀。”

“那江宗主岂不是……”

……

江澄笑了笑,依旧没有管。

他们怎么知道,那香囊对于自己的意义。

这香囊可是定情信物,是他的好师兄来娶他的重要凭据。

哪怕说出这个承诺的人早已经死了十三年了。

江澄一直在绝望中充满希望。

他一直坚信,希望是会到来的。

果真如此。

(二)

“好师妹……你怎么这么痴情?”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似乎未改半分,只是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我只是看这个香囊好看罢了。”江澄不自然的扭过头。

那天江澄像往常一样坐在案桌前发着呆,突然有人推门而进。

“不知道进来前要先敲……”江澄皱着眉刚想呵斥,却被那人突然的动作和萦绕在鼻尖的香气硬生生憋回去了后面的话。

江澄实在不能再熟悉这个气味了。

小时候魏婴喜欢把薄荷和莲花香一起抹在身上,味道大的很,为此江澄还嘲笑了魏婴两天。

谁知道闻着闻着,就闻习惯了。

魏婴死的十三年来,江澄不闻这这个味道,根本睡不着。

“晚吟……我回来了……”

(三)

江澄十指扣着魏婴的手,坐在坞湖旁的一个小亭子上。

“师妹……你要把我手勒断了。”

“忍着。”

魏婴,幸好你只是迟到,不是旷课。

【羡澄】香囊

@奈何晓桃  @奈何晓桃  的点梗

“好师妹,猜猜师兄这次出去给你带回了什么好东西呀?”魏无羡吊了郎当的拎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笑嘻嘻的说。

“滚。”江澄刚被虞夫人骂了一顿,心情不好到了极点。

“别这样嘛~”魏无羡围着江澄走来走去,晃动着手中的袋子,“这次师兄带回来的东西你肯定喜欢。”

“……什么东西。”江澄忍不住看了魏无羡一眼。

“当当当!”魏无羡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香囊,脸上笑意不减,“这个香囊呢,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师妹你好好保存着,将来我娶你就靠这个了!”

“滚!”江澄恼羞成怒的抓起旁边的砚台就要朝魏无羡砸去。

“我滚滚滚!”魏无羡嬉皮笑脸的将香囊放下,溜出了门外,还不忘又探出头来喊了一句。

“师妹!”

“送你香囊!是代表着我们永结同心!”

永结同心。

江澄握着那个已经破破旧旧,沾满血污的香囊,无力的笑了笑。

“香囊我还留着呢……”

“你怎么不来娶我……”

“魏无羡……”

【all澄】说土味情话,那是要看人的

第一百篇文章!【撒花撒花】

日常沙雕√

更完就跑,去写作业了

所以不能回评论啦

【曦澄】

“晚吟......”蓝曦臣深情款款的望着坐在他对面的江澄。

“干嘛?”江澄头也不抬。

“你知道我为什么感冒了吗?”委屈巴巴。

“哦,为什么。”冷漠。

“因为我对你完全没有抵抗力呀~”

江澄愣了一会。

然后抄起凳子就朝蓝曦臣砸过去。

“你丫骂我是病毒?!”

【羡澄】

“师妹师妹!”魏无羡乐颠颠的跑过来,边欣赏自家师妹的盛世美颜边问道,“你猜我想吃什么?”

“屎。”

“......”

(原梗:

“你猜我想吃什么?”

“不知道啊。”

“痴痴地望着你。”)


【湛澄】

......

蓝忘机会说土味情话?

好吧,前方ooc现场。

“我想去吃一碗面”

“那你去吃。”

“我要吃你心里面”

【终于有对正常的了......】


【瑶澄】

“我喜欢上一个小哥哥。”

“呵金光瑶你终于承认自己是给了赶紧离我和金凌远一点听说给是会传染的。”

“......”

(原梗:

“我喜欢上一个小哥哥。”

“那他一定很帅。”

“你太自恋了。”)


【羡澄】我对我同桌是煞笔这个事实深信不疑(二)

现代篇

突然温馨回忆杀

其实里面还是有沙雕的,仔细品尝一下

开始啦

(1)

历史老师讲的课是在是太无聊了,连好学生江澄也忍不住发起了呆。

咱们就别提魏无羡那个人了。

竹蜻蜓你都敢拿到教室里玩??

你当老师瞎了还是当老师拿不起刀了????

叹了口气,江澄转着笔,视线重新回到写满密密麻麻的小字的书上。

透过窗帘的阳光正好照在老师讲的那行字上,不算很刺眼。

江澄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

一声轻笑便抑制不住。

(2)

说起来,江澄和魏婴也算的上是竹马竹马了。

从小学到高中,像是邪了门一样,两人总是同桌。

一至三年级的画风:


“你好,我叫江澄,你叫什么?

“哦,我呀,我叫魏婴!”

“那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同桌了。”

“好!”


三至六年级的画风:


“澄澄!”

“魏婴你是不是又没写作业?”

“哎呀澄澄真聪明!”

“......拿去吧,记得快点,免的被老师发现。”

“澄澄真是天使!长得漂亮心灵还美!”

“......油腔滑调。”【脸红】


初中的画风:


“澄澄放学去打篮球啊!”

“不去。我要复习。”

“还有那么多天才考试呢哎呀走吧走吧!”

江澄至今都没有搞明白,为什么魏无羡整天玩却每次考试考得比自己高。


高中的画风:


“呃要死要死老师讲的这是什么狗屁玩意听不懂怕了怕了。”【吐魂】

“这些老师上课都有讲的。”江 · 请叫我学霸 · 澄。

“哎那澄澄你教教我呗~”

“......我上课也在睡觉。”

“澄澄......(´;ω;`)”

“......下不为例。”

对了,还有一件事。

记得上二年级的时候,江澄被选为班长。

有一次老师出去开会,留江澄在班里管纪律。

全班小朋友都在安安静静的写作业,唯独魏无羡。

他一会看看窗外的蝴蝶,一会折纸飞机扔到同学头上,一会发出点小动静引江澄过来。

这么来回四五趟,江澄终于忍不住发火了。

“魏婴你要干什么!别捣乱!”

“我没捣乱啊。”魏婴耸耸肩,“我只是看我同桌好看想勾搭一下他哎。”

是这样吗?江澄皱着眉想了好大一会,最后点点头。

嗯,勾搭的确不算捣乱。

过了一会,老师回来了。

“有同学在捣乱吗?”

“没有。”江澄拿着小本本肯定的回答。

因为勾搭不算捣乱嘛。

(3)

“笑什么?”

一道熟悉的声音把江澄从回忆中拉出来。

江澄眨眨眼,略有些迷茫的看向凑近的魏婴。

随即反应过来。

“死魏婴别靠我这么近!!!”


【all澄】多情总被无情恼

最近作业都是铮北帮我完成,所以有时间更文

什么?你说我不要脸?

别开玩笑了,我有没有脸都是个问题,更别说不要脸了

大概是澄哥第一视角


【羡澄】

我要爹娘。

你拿什么还我?

凭什么要我全家为你而死?

凭什么?

你走......

你走啊!

快走吧,趁我还爱着你。


【曦澄】

你我二人都身为一宗之主,且皆为男子,不合适。

我还记得那天拒绝你的话。

望着你沮丧的背影,我拼命忍住了想拉住你衣袖的想法。

不合适。

真的不合适。

我背负着的,是整个江家,太重了。

所以我不想拖累任何人。

不合适。


【湛澄】

我们永远只会是两条平行线。

你是双璧之一的含光君。

而我什么都不是。

我配不上你,就像黑夜永远触碰不到黎明一般。


【瑶澄】

多年的接触,怎么可能不心动。

你的温柔,你的体贴,你的善解人意,我全都看到了。

你以为那次你趁我睡着时偷偷吻我这件事我不知道吗?

你的唇太软。

但是,我找不到任何能来爱你的理由。

你走的那天,我专门为你哭了一场。

不是哭给别人看的,只是为你。

我爱你。

但这份爱太沉重,我们都负担不起。


【宁澄】

我此生与温家势不两立。





忘了说,这篇是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