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我一眼【铮容容】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脾气不好,来我这里挑事的全家都已经死光了

杂食,关于江澄的cp我都产【温澄除外】,喜欢我的小可爱记得避雷

按时更新?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啊

千金难买我高兴

诸君随意

【曦澄】若是你(一)



这他妈是一个大坑!!!!


就是江晚吟变成女的了!!!!!


(1)


你随手给我的东西,我都一件不落的好好收藏起来了。


你托付给我的真心,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忽视。


我——


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2)


“金凌!”


清晨的莲花坞里像签到似的,准时响起了江宗主的怒吼——


“今要敢天踏出莲花坞这个门,你就别回来了!”


可世人皆知,江宗主从来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放狠话时放的比谁都凶,可真正下手的没几次。


“就不!”


略带些稚嫩的声音像赌气般的响在怒吼之后,随着一阵“哒哒哒”靴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莲花坞里恢复了平静。


过了一会儿,门生们说说笑笑的继续完成自己手上的活儿,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没有人看到,三毒圣手江澄江晚吟,此时正目光呆滞的坐在椅子上,身上的戾气荡然无存,宛如一个布娃娃。


苍白的嘴唇无力的动了动,终是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他不断的告诉自己,金凌长大了,不需要人管了,能力也够了,可以保护自己了。


可江澄还是怕。


怕金凌在一个转身走出自己视线之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父亲,母亲,姐姐,魏婴,都是以这种方式,把他自己一个人留在了莲花坞。


这一留就留了一生,却不见一个人回来。


江澄突然感觉到了疲倦,铺天盖地的,仿佛要把他淹没。


他缓缓站起身来,想着还有公文要批。


勉强撑着走到门口,腿一软,便扶着门框软软的倒了下去。


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接住江澄的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怀抱的主人还用手臂坏住了江澄不堪一握的腰,热度透过薄薄的衣物传到他的肌肤上。


亲昵的动作使江澄清醒了几分,他努力睁开眼,费力的挤出一句,“别碰我,滚。”


谁知那人的动作没有收敛,反而缓缓凑近江澄的耳尖,慢悠悠的说道,


“江宗主,想不想换一种人生呢?”


【曦澄】江宗主的小秘密之《家宴》

(一)


蓝家家宴——


“江澄,你都快要被宠坏了。”


魏无羡看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尾音上挑,赤裸裸的嘲笑。


咳。


江澄面不改色的吞了口粥,却差点被呛着。


这时候该怎么办?


我们云梦江氏的人素养都高,再生气也不能把碗扣在别人头上。


江澄心里默念。


……


江澄一个扣杀,就把手中盛粥的碗甩了出去。


“哎哟卧槽!江澄你把碗扣我头上干什么?!我说错了吗!”


魏无羡满脸都是粥,举着双手咬牙切齿的说。


“哼。”


江澄心情大好的把碗从魏无羡头上抠下来,递给坐在旁边的蓝曦臣,语气平淡,声音里却带着明显的愉悦。


“泽芜君,再来一碗。”


蓝曦臣不易察觉的笑了笑,接过碗又盛了一碗粥放在江澄面前。


坐在下座的小辈们一个个憋笑憋的很辛苦,蓝景仪甚至被咸菜呛着了,在桌子下面边小声咳嗽边笑。


今天蓝家主母发脾气了吗?


发脾气了。


(二)


江家家宴——


一向话多的魏无羡,此时正安静的盯着他面前的一碗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不吃吗?”


江澄一脸嘲讽的望着魏无羡,顺手把一碗盛着满满排骨的莲藕排骨汤放到蓝曦臣面前。


“江晚吟。”魏无羡一脸幽怨的开口,“你是欺负我不会做莲藕排骨汤吗?”


“对啊!”江澄笑着把另一碗盛着满满排骨的莲藕排骨汤放到金凌面前。


“江澄。”魏无羡的怨气升级,幽幽的说,“我的碗里一块排骨也没有,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的,你放心好了。”江澄把最后一碗盛着满满排骨的莲藕排骨汤放在自己面前,然后对蓝曦臣金凌说道,“开饭了,你们吃吧。”


魏无羡一脸苦涩的端起全是莲藕和汤的莲藕排骨汤。


今天夷陵老祖被欺负了吗?


被欺负了。


【曦澄】江宗主的小秘密之《账本》

(一)

某日,天气晴朗,鸟语花香。

蓝曦臣路过江澄的房间,被桌子上的一本,类似于账本的东西吸引住了。

世人皆知三毒圣手江澄江晚吟在财物上素来大方,别说账本了,恐怕借钱的时候他江晚吟连借条都不会打一个。

那这本账本是什么呢?

蓝曦臣好奇的走过去,拿起那本本子,翻开第一页。

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江澄的名字,还附上了地址。

云梦莲花坞,江澄江晚吟。

蓝曦臣轻笑一声,接着又翻了一页。

“十一月一日,蓝曦臣跟那个酒铺的老板娘交谈甚欢。

十一月五日,蓝曦臣对那个卖花的女子笑了好几下。

十一月九日,蓝曦臣与那个女修说了好久的话。

十一月十六日,蓝曦臣和那个路遇的仙子说了些什么。

……”

蓝曦臣忍俊不禁,眼前不由得浮现出江澄气鼓鼓坐在桌前,像个吃醋的小情人一般记着这个账本。

于是提起笔来,留下了几个俊秀的字,含笑走了出去。

(二)

傍晚——

江澄一脸疲倦的走进房间,处理了一天的事务让他现在头昏脑胀,只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本子,江澄看了看封面,刚想扔回去,突然一激灵,清醒了大半。

这不是他那个“账本”吗?!

江澄一脸紧张的翻开第一页,发现没有任何的改动。

那就好。江澄松了一口气,舒展开眉毛,翻开第二页。

“十月二十二日,蓝曦臣跟那个酒铺的老板娘交谈甚欢。

是因为蓝曦臣在跟老板娘炫耀他家晚吟有多么好。

十一月一日,蓝曦臣对那个卖花的女子笑了好几下。

是因为蓝曦臣见花好看,想多买几枝送给他家晚吟。

十一月四日,蓝曦臣与那个女修说了好久的话。

是因为蓝曦臣在跟女修讨论给他家晚吟买什么生辰礼物才好。

十一月十六日,蓝曦臣和那个路遇的仙子说了些什么。

是因为蓝曦臣发现那个仙子和他家晚吟很像,都有一双水灵灵的杏眼。

……”

最后一页,蓝曦臣写了几句话。

“姑苏蓝涣蓝曦臣,心悦云梦江澄江晚吟。”

“至死不渝。”

那天晚上,很多云梦弟子都听到了从宗主房里传来的一声惨叫。

后来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泽芜君破门而入,事态却并没有什么好转。

因为宗主在泽芜君进去后,整整惨叫了一晚上。

云梦弟子什么都没有看到。

据说场面十分血腥。

十八岁以下的就不要知道了。

————————————————————

《账本》完

【曦澄】谁


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蓝曦臣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


他好像记得,每次上街,都有一个人向他要一串糖葫芦,买回来又不吃,上面的冰糖都要化了才舔一舔,然后再扔进垃圾桶。


他问那个人,为什么不吃呢?


那个人说,太甜了,不适应。


他又问,那干嘛还要买啊?


那个人说,小时候没吃过几次,长大了没时间吃,想趁这几次补回来。


蓝曦臣记得他当时笑了笑,对那人说,那就多买几个吧,吃不了带回去给小辈们。


只是——那个人是谁?


一滴泪顺着蓝曦臣的脸颊缓缓流下,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强行甜回来】:


“蓝曦臣?”


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带着疑惑。


蓝曦臣转身,只见一个紫衣少年站在那里。


眉眼依旧,锐意不减。


脱口而出,


“晚吟。”


江澄挑眉笑了笑,走过去牵起蓝曦臣的手,


“我们回家吧。”


“回家。”


【曦澄】浮生偷得半日闲

#不知道有没有下篇

#这么废的文我居然妄想有下篇!?

(一)

早就听说过蓝家家规四千条了,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金凌一脸菜色的站在蓝家家规石前,深切体会了一下当年自家爹和老舅初入云深不知处感受。

太令人震撼了、太令人感动了、太令人……想落泪了。

江澄站在金凌身后,憋笑憋得十分辛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兔崽子感受到什么叫绝望了吗你还要在这里待一年哦祝你好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舅……”金凌艰难的转头,咽了口口水对江澄说,“我们能不能回莲花坞……我以后都不给你惹麻烦了……”

“那可不行。”江澄恢复正经脸,故作严肃的说,“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劲才把你送进这里的吗?泽芜君亲自教导你啊,珍惜这个机会吧!”

明明舅舅你只是给泽芜君写了封信吧!金凌无力吐槽。

“那我在里面犯了错……会怎样?”

“当然是抄蓝家家规,雅正集喽。”江澄末了还补了一句,“而且是泽芜君在旁边看着你抄,少一字或是抄的不认真都得重新来过,要是情节再严重一点的,含光君的倒立抄家规了解一下哦!”

金凌华丽丽的晕倒在云深不知处门口。

不想再醒来的那种。

(二)

江澄送完金凌,心情愉快的回到了莲花坞。

小兔崽子不在的第一天,莲花坞一切顺利,十分太平。

小兔崽子不在的第二天,莲花坞宁静安好,十分太平。

小兔崽子不在的第……

“报告宗主!云深不知处蓝宗主来信,要您立即赶往云深不知处,金公子闯祸了!”

妈的。

当年魏无羡都没金凌这么能作。

江澄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三)

“舅……”

金凌一脸纯良的站在江澄面前,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把姚家公子打骨折的样子。

“江宗主,事情是……”蓝曦臣刚想开口解释一下事情经过,姚家家主就闯了进来,张口就骂。

“金如兰!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解释,这事就没完!”

金凌迅速躲到江澄身后,探出一个头,眼含泪花的喊道,“明明是你那宝贝儿子先骂我有娘生没娘养的!”

“什么?”

从一进来就默不作声的江澄此时阴沉沉的开了口,室内气温顿时低了好几度。

“你!你不就是有娘生没……”姚宗主还想硬撑着说完这句,却发现自己在江澄阴狠的目光下渐渐没了底气。

“说的就好像你家儿子多有教养似的。”江澄慢慢抚摸着右手食指上的紫电,怒极反笑,“说出这狗屁话,真不知道你们姚家怎么养的孩子。金凌这算打得轻了,你庆幸你家儿子不在这儿吧,否则今天我叫他走不出云深不知处。”

“你、你……我!”姚宗主颤抖着食指在江澄和金凌之间来回指着,你你我我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干脆拂袖而去。

看着姚宗主身影渐渐远去,江澄浑身的气势弱下了几分。

“说了多少次了。”江澄皱着眉摸了一把金凌的头,“下次再遇见这样的,直接打的他半身不遂,让那小子知道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出了事我担着。”

“嗯!”

目睹了全过程的蓝曦臣觉得金凌能被养出大小姐性格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四)

晚上,蓝曦臣辗转反侧的睡不着,便披了件外衣想出门走走。

谁知道这一出来走走,就遇见了江宗主。

“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带孩子吧……”

一声低叹,散散叹入蓝曦臣耳里,尾音带着缠绵,激的他心脏狠狠跳了两下。

明亮的月色撒在江澄的身上,紫衣衬得他面冠如玉,宛如一尊神邸。

而江澄此时正眼含泪水的望着蓝曦臣,像极了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我知道我不是带金凌的最佳人选……可我,真,真的尽全力了……”

蓝曦臣喉咙一紧,想开口安慰却发现自己声音哑的不像话。

“江宗主……你喝多了。”

江澄醉眼迷离的看了一眼蓝曦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我江晚吟!从来没喝醉过!魏婴酒量都和我不相上下!”

“是吗?”

“当然!”

“那江宗主瞧仔细了,我是谁?”

“你是……呃……蓝忘机!”

“……”

“对!没错!蓝忘机!”

“江宗主果真没醉,忘机受教了。”

“我没说错吧,不过你长得还真好看。”

蓝曦臣眨了眨眼,没明白江澄的话。

就当他在夸自己好了。

【all澄】同居三十题(第七题~十二题)

all澄,不喜欢的就别看了

有羡澄,曦澄,湛澄,薛澄,宁澄,瑶澄

[all澄]同居三十题(前六题)上文戳这里


(7)【瑶澄】浏览过去的相片

上次大扫除后,翻出来的不止有金凌偷偷藏起来的卷子,还有一张照片。

金光瑶发现的,他没告诉江澄,而是小心翼翼的夹在了文件夹里。

照片上,一个尚有些青涩的少年怀里抱着一只小奶狗,对着镜头灿烂一笑。

江澄。

金光瑶虔诚的吻了吻照片,随后把照片放回文件夹。

真想把江澄藏一辈子。


(8)【湛澄】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江澄要疯了。

蓝忘机一遍又一遍的擦着地,房间地板亮的可以照人。

他第一百二十三次向蓝忘机命令道:

“放下你手中的拖把!蹲下抱头!”

糟糕,后面那句说顺嘴了。江澄尴尬的咬了咬嘴唇。

蓝忘机恰似异国的浅色眼瞳直勾勾的盯着江澄,然后松开拖把,拉下口罩露出惊为天人的脸庞,接着……

抱!头!蹲!下!了!!


(9)【曦澄】相隔两地的电话

“丁零零!!丁零零!”

原本安静的卧室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充斥着,床上那坨被棉被包裹着的不明物体动了动,很快又没了动静。

“丁零零!!丁零零!”

电话铃声好脾气的响了又响,莫名让人烦躁。

江澄不耐烦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抓住电话,点了接听后放到嘴边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阿澄。”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像是羽毛划过心脏似的,很痒。

江澄瞬间清醒了大半,“蓝曦臣?”

“该起床了,我的宝贝。”


(10)【薛澄】早安吻

缓缓贴近还在熟睡中的人的脸庞,听着他细腻的呼吸声,薛洋微不可闻的笑了声。

“吧唧”一口,亲在了江澄的脸颊上。

“叫你起床气这么大,老子今天让你起不来床。”


(11)【宁澄】替对方挑衣服

江澄站在衣柜里,一脸抽搐的看着眼前大片的紫色。

有必要和琼林好好谈谈了。


(12)【羡澄】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澄澄!!!!!!!!!!不要买狗啊QAQ!!!!!!!!”

【曦澄】闭嘴

“江宗主,你最近脾气越发急了起来了呢。”金光瑶皱着眉,食指不规律的敲着桌面,“二哥去清河的时间越来越多,江宗主不怕……”

“随他。”江澄喝了一口茶,一副天要下雨娘要嫁的无奈表情,“可能我们俩真的不合适吧。”

随他!?金光瑶气到想把手里的茶壶扣到江澄的头上。

我他妈辛辛苦苦给你们俩又是当红娘又是牵红线的,现在你给我来一句,

随他!?

“这样吧江宗主,”金光瑶强压着怒气,说道,“以后你一要发脾气了,就想象是我在你面前。”

这倒是个好办法。

江澄在金光瑶面前是真发不出什么脾气,什么刺激人的话在金光瑶的四两拨千斤下都没了作用。

江澄点了点头,“好。”

———————————————

“晚吟……”蓝曦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江澄,却惊奇的发现,今天的江澄似乎很不一样。

以往江澄总是紧锁眉头,给人一种压迫感,而今天……

表情好像是想笑不敢笑。

对的!就是想笑不敢笑!

———————————————

真是他妈的太好笑了。

江澄此时心里已经笑得满地打滚了。

金光瑶!堂堂仙督!在自己面前露出这幅小心翼翼百般讨好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想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不小心,江澄就笑出声了。

这一笑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江澄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擦着笑出来的眼泪,滚到了满脸懵逼的蓝曦臣怀里,笑得毫无形象。

边笑边便指着蓝曦臣说,

“哈哈哈哈金光瑶你,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

这么狂笑的结果是,江澄笑吐了。

更过分的是,江澄居然边吐边笑。

“哈哈哈呕……金,金光瑶哈哈哈哈哈呕……”

蓝曦臣拍着江澄的后背,一脸担忧的说,“晚吟你别笑了……”

最后江澄笑的气若游丝,靠在蓝曦臣怀里,动都不想动。

肚子好疼。


【这是个真事!铮容的一男同学在面对班主任时不小心把历史老师的面孔带入了,最后笑的胃液都吐出来了】

【这样作死的事大家不要轻易尝试!!!伤害了自己懵逼了别人!!】

【曦澄】有毒的脑洞

蓝曦臣:晚吟,你嫁给我吧。


江澄:不。


蓝曦臣:你嫁给我之后,魏婴就得叫你大嫂了。


江澄:……


江澄:你定个日子吧,是我到云深不知处还是你到莲花坞?


【曦澄】救赎

蓝曦臣有多久没有在一个人面前笑的像个少年了?


蓝曦臣在江澄面前,能不穿上那套厚重的宗主外套和发冠。


能第一次不是听到恭敬又虚伪的“泽芜君”或“蓝宗主”,而是一声骄傲又放肆的“蓝曦臣”。


能不谈论任何事情,两人却都在开怀大笑。


能从一个人的眼底里,看到满满的自己。


——————————————————


江澄又有多久没有在一个人面前肆无忌惮的撒娇了?


江澄在蓝曦臣面前,能不穿上那套繁琐的宗主服和发带。


能听到一声深情款款的“晚吟”,而不是冷冰冰的“江宗主”。


能不用任何戾气,却感觉自己是安全的。


能霸占一个人所有的心神。


——————————————————


不用说谁是谁的救赎。


是两人救赎了彼此。


【万圣节快乐!小甜饼好吃吗嘻嘻嘻】